「我拿彩禮買房寫咱倆的名字,你出嫁妝裝修這樣多好」「不好」

「我拿彩禮買房寫咱倆的名字,你出嫁妝裝修這樣多好」「不好」

「我拿彩禮買房寫咱倆的名字,你出嫁妝裝修這樣多好」「不好」

謊言像一朵花,盛開的時候鮮艷,敗落的時候慘澹。包含著算計的感情是一朵有毒的花,美好而狠辣。愛情在尚未談婚論嫁的時候總在談天說地,只有真正腳踏實地面對生活之時,才能看清對方的真面目,和彼此「深情」的真偽。

自古婚嫁難免要談彩禮嫁妝,有的人按照風俗有的人根據自己心情。總之,只要雙方願意,一切都就皆大歡喜。可當有些事情談不攏的時候,事情就會變得不再優雅。

「我拿彩禮買房寫咱倆的名字,你出嫁妝裝修這樣多好」「不好」

慧子說:「我身邊的同齡女孩結婚前,男方至少要有車有房,並且彩禮收六位數已經是普遍現象。

顧及到我們之間有了兩年多的感情,我沒有對他要求太過苛刻,只是像婚後能有屬於我們自己的生活空間,要求婚房相信是每個待嫁姑娘都不會忽略。

至於車子,在我看來可以婚後等兩年再買,畢竟現在我們都是普通員工,還沒到出門必須開車的地步。彩禮雖然居高不下,但我也沒打算跟風張口要十幾萬幾十萬。

畢竟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只是走個過場,我不知道別人家是怎麼安排的,反正我爸媽肯定讓我把彩禮一分不少的帶回婆家。

「我拿彩禮買房寫咱倆的名字,你出嫁妝裝修這樣多好」「不好」

即便我替他考慮了這麼多,他還是一點都不領情,竟然算計我。」

從她的話語中很容易就能感受到委屈和氣憤。慧子和男友到了談婚論嫁的關頭,由於是自由戀愛,商量結婚事宜的時候並沒有中間人傳話,全靠兩個人面對面各抒己見。

剛開始慧子並沒有明說自己對彩禮的態度,她認為彩禮不該從自己嘴裡先提,那樣顯得像是在討要,所以她只說了自己關於如何使用嫁妝的打算。考慮到以後生活中會有各種不可控因素,所以想把嫁妝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

「我拿彩禮買房寫咱倆的名字,你出嫁妝裝修這樣多好」「不好」

並表明如果男友家出全款買了婚房她不會要求加名,但若只是出首付需要婚後共同還貸款的話,需要加上她的名字。也就是這麼一個想法引出了男友的算計。

他附和著說:「確實應該先買房子,我爸媽只給我準備了固定的15萬塊用來結婚,如果買房子的話就沒有彩禮了,既然你打算拿彩禮只是走個過場那還不如直接買成房子。我拿彩禮買房寫咱倆的名字,你出嫁妝裝修這樣多好。」

「我拿彩禮買房寫咱倆的名字,你出嫁妝裝修這樣多好」「不好」

她沉默了許久,低落地說:「不好,就你會算帳嗎?你把彩禮和嫁妝全都算計進去,是怕我占了你家便宜還是不信任我的人品。」

兩個人雖然沒有吵起來,但誰都沒有讓步也沒談出最終的解決方案。慧子說:「他對錢的態度讓我感覺婚後生活一眼都能望到邊,太失望了,沒有希望的婚姻從一開始就不能要。」

「我拿彩禮買房寫咱倆的名字,你出嫁妝裝修這樣多好」「不好」

婚姻的生命力來源於希望,生活的動力發自於內心。若一個人在感情里寒了心,那麼這段感情註定很難再繼續生長。

這世上,好的愛情是因,好的婚姻是果。婚姻是愛情以另一種姿態存在的模樣。沒有堅實的感情與信任,就不要奢望擁有太順心的婚姻。好的愛情和婚姻都有著相同的模樣,那便是沒有算計。

彼此欣賞,相互成就才是真情該有的狀態。在婚前就著手算計的感情根本稱不上「愛」,被物質量化的感情充其量不過是各取所需的湊合。

在嫁妝和彩禮上精打細算的人,從根源上就已經偏離了婚姻的本質,面對感情永遠不要因占了定點小便宜而沾沾自喜,丟失的人心比賺得的經濟更珍貴。

幸福婚姻的模樣是在餘生中不讓對方吃虧。

今日話題:婚前該不該在彩禮嫁妝上「精打細算」?期待你的留言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