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事兒太多,你和孫女回來過年就行」兒子:人家已不是你兒媳

「兒媳事兒太多,你和孫女回來過年就行」兒子:人家已不是你兒媳

文/涵美一

01

有錢沒錢,回家過年。

春節越來越近,年的氣味兒也是越來越濃,在外辛苦一年的遊子已經在陸陸續續地往家趕。

在不少人眼裡,打拚了一年,回到家和父母、兄弟姐妹團聚、熱鬧一番,是最開心不過的事情,也是最讓人期待的時刻。

然而,有人歡喜,也就會有人憂愁。

對於未婚的單身人士而言,回家過年可以說走就能走,只要放了假、時間允許,即便是沒賺到多少錢,也不會耽誤回鄉的路;

可對已婚人士來說,就沒有那麼的「痛快」了:夫妻倆意見統一,還好說一些,若是夫妻倆一個想回、一個不願意回,那麼,除非有一個人甘願妥協,不然,爭來爭去,到最後,只會產生矛盾,影響夫妻感情。

曾看到過這樣一段話:「如果人與人之間,都能在尊重的基礎上,學會將心比心和換位思考,那這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糾紛了。

家人之間最是要如此。

不管是婆媳之間,岳父母和女婿之間,還是夫妻之間,遇到分歧,最需要做的是:好好溝通,多聽一聽對方的心聲,儘量用和諧的方式去解決問題,而不是只關心自己的感受,一點也不顧及對方,或者是把對方「排外」,自己和家人怎麼開心怎麼來。

如果一段關係里,沒有尊重、體諒,只有強勢和怨懟,那麼,好說話、一再忍讓的那個人,最終會反抗、翻臉。

「兒媳事兒太多,你和孫女回來過年就行」兒子:人家已不是你兒媳

02

再過兩天,大勇就要放假了,今年他回老家是想什麼時候走就能什麼時候走了,想買什麼禮品、想給父母多少錢,也是看他個人心情去決定,再沒人嘮叨了,可他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不僅如此,本來他過小年那天,就可以回老家,可昨晚母親打電話,問他具體回去的時間,他支支吾吾,硬是撒了謊,稱今年放假晚點,不會那麼早回去了。

母親不清楚他的情況,以為他又因為過年的事和妻子鬧了矛盾,不耐煩地安排了一句:

要是早放假就早回來,你和兒媳也不用爭、不用吵,她不願意回來就算了!兒媳事兒多,你和孫女回來就行了。你忘了嗎?每年兒媳在家裡過年,不是乾了一點活就邀功,就是陰陽怪氣兒地說我偏心,弄得一大家人都沒了好心情!反正咱一家人能在一起過年就行,兒媳她想怎樣,你就隨她!

聽著母親的話,大勇心裡更不好受了。

過完元旦節的第一天,妻子和他領了離婚證,雖說在他「不能快過年了,再讓女兒看到爹娘分開」的請求下,妻子同意暫時還住在一起,但妻子對他的態度,已冷淡的如同陌生人一般:只會當著女兒的面和他說兩句話,平日裡做飯,也是不會再做他的那一份。

夫妻倆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呢?

說起來,大勇有一定的責任,他的母親也「脫不了干係」。

12月初的時候,大勇的女兒過三歲生日,他母親好心打了個電話,祝小孫女生日快樂,可因無意間的一句話,又勾起了大勇妻子的不快。

等你過年和爸爸一起回來,奶奶再好好給你補過個生日,到時和爺爺一起給你買花衣服和好吃的、好玩的!

大勇妻子覺得,他母親真要有那個心,不如轉點錢來得實在,非要給孩子畫大餅乾什麼呢?離過年還有一段時間,就在想著讓他們回老家過年,合著今年他們一家三口還是不能留在自己家過年了?她真是厭煩回婆家過年!

見妻子一個勁兒地發牢騷,大勇也有些急了:老人家好心好意給孫女說些好話,你非要在那鑽什麼牛角尖?就算是老人讓回家過年又怎麼了?一年就熱熱鬧鬧那麼一次,值當那麼計較嗎?

「兒媳事兒太多,你和孫女回來過年就行」兒子:人家已不是你兒媳

看到大勇那無所謂的態度,妻子瞬間就發了火,她質問大勇:自己為啥不喜歡回婆家過年,大勇心裡難道就沒點數嗎?一年一年又一年的陪大勇回去,大勇是痛快了、開心了,可她怎麼樣,大勇有考慮過嗎?

她和大勇結婚六年了,是年年回去過年,哪怕是她剛有女兒那年,大勇也是不在乎年幼的女兒回老家冷不冷,執意要回去。

別人都是回去被家人疼、被家人愛、被家人體貼,她倒好,回去就是不停地做飯、洗碗、打掃衛生,還要不停地受婆婆的氣、被婆婆數落:做得飯好吃了,一大家人圍坐在餐桌旁不管她還在忙活、先下筷;做得稍微難吃一點,婆婆會挖苦她「都做了人家的媳婦,或者是都在家帶孩子的人了,飯還做不好,怎麼能養好孩子」。

關鍵是她還不能給大勇抱怨,還沒說一句,大勇只會說,「就回來幾天盡個孝心,忍一忍!誰家過年不是這樣的?大家都忙!

如果說就她一個兒媳婦,婆婆可著她使喚,她的確是忍忍就算了,可還有一個弟媳婦,婆婆只盯著她,她真是覺得咽不下那口氣。

婆婆幫小叔子帶了一胎帶二胎,給她就帶了一個月的孩子,一家人在一起過年,大多數時間還是她在忙裡忙外,憑什麼?就憑弟媳婦生了兩個兒子,金貴?

「兒媳事兒太多,你和孫女回來過年就行」兒子:人家已不是你兒媳

說起孩子,這也是她最不能忍的地方。

婆婆次次都是給她女兒兩百塊壓歲錢,給小叔子家的兩個兒子卻一人五百。

她倒不是計較錢多錢少,而是生氣婆婆竟然對那麼小的孩子「區別對待」!

也正因為此,去年的大年三十,她和大勇的母親吵了一架,她覺得自己被輕視就算了,但孩子是無辜的,婆婆不看她在婆家毫無怨言忙活兒的份上,至少得看在大勇的面子上吧?畢竟,那也是大勇的親閨女啊!何必非要做那麼絕呢?

這婆婆做的事,哪一件說出來,表面上是不待見她、看不起她,但實際上,難道不是婆婆不喜歡大勇這個兒子?都做到這個程度了,大勇還一點都不知道替她說句公道話,她憑什麼還要回婆家主動找氣受?

聽著妻子源源不斷地「翻舊帳」,大勇的脾氣也上來了,他覺得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他家裡人多、忙不過來,讓妻子搭把手怎麼了?平日裡弟弟和弟媳也沒少幫父母,他帶著妻子難得回去一趟,多做一點又怎麼了?再者,孩子多,哪個做父母的,都不能做到絕對公平啊!

對於大勇的解釋,妻子更加生氣了,她扯著嗓子辯駁,稱大勇根本就沒意識到問題的根源,根本也不在乎她的感受,她的付出太沒意義,也太卑微,她實在是不想再那麼好說話、好欺負了。

兩個人為此大吵了一架,最終,妻子一氣之下說了句「離婚,你愛找誰享你家的福就去找誰!我是不吃你家這碗飯了!」

本來大勇以為妻子就只是氣話,過兩天消了氣就好了,誰知道,她預約了離婚日期,擬好了離婚協議,到日子時去民政局絲毫沒有猶豫,一點也不給大勇反悔的機會。

「兒媳事兒太多,你和孫女回來過年就行」兒子:人家已不是你兒媳

想起妻子做過的種種,以及妻子那些不滿的話,再想到母親的叮囑,大勇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平靜了一下,接著很無奈地告訴母親,稱母親不用再想那麼多了。

媽,你也別嫌你兒媳婦事多了,也別嫌有人說你了,人家已經不是你兒媳,咱們一家人今年可以過個好年了!

母親一時消化不了這個消息,不停地問大勇「什麼意思?你們倆怎麼了?」

大勇長嘆一口氣,「剛離婚沒幾天!人家不願意和我過了,說不吃咱家這碗飯了!她覺得在咱家像保姆一樣,你對弟妹和對她的態度一點都不一樣,說我沒護著她,不想再被欺負了!還說孩子我願意養就給我養,不願意養她就帶著,至於房子,是咱家買的,人家一點都不會要!媽,這下,你滿意了?我以後過年只帶著你孫女回去就行了!」

母親沉默了很長時間,直到大勇以為她無話可說、打算掛電話時,她才開了口,她說:我可從沒說過讓你倆離婚的啊?什麼叫我滿意了?你們倆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快過年了,又弄這一出,是要幹啥?不就是回來做點家務、干點活嗎?兒媳婦也太小心眼了?我說不讓她回來,是覺得她不情不願的,沒必要非逼她,又沒有別的意思,你非……

大勇沒有再聽母親繼續說下去,而是果斷地掛了電話。

他既不知道該和母親怎樣解釋,也不知道回去該如何面對大家的質問,更不知道過完年後到底要怎樣過。

他唯一想的就是,他三歲的女兒,小小的年紀就要面對父母分開的局面,到時又該如何告訴她。

「兒媳事兒太多,你和孫女回來過年就行」兒子:人家已不是你兒媳

03

說實在的,因為回家過年的事,夫妻倆鬧到了離婚,挺不值當的,就算是一個回家、一個不回,大不了面子上不好看,也好過兩個人走到這一步。

但話又說回來,如果不是實在是受不了了,大勇的妻子也不會那麼果斷地離婚。

很多時候,男人總覺得女人會為了孩子一忍再忍,會因為「不捨得孩子」、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一直忍氣吞聲,殊不知,真是心被傷到了一定程度,女人絕對會「反擊」的。

婚姻中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不是說因為她是你的伴侶,就得時時刻刻接受你肆無忌憚的傷害。

德卡先生曾說過這樣一番話:

沒有誰是因為一時衝動而離開你的,那些難過無助又一次次忍耐的眼淚,你都看不見,就像堤壩下逐漸因侵蝕而拓寬的裂縫。你看見的,只是它崩潰的瞬間。

不管男女,遇到一個好的伴侶就要學會珍惜,而不是仗著伴侶好說話、好脾氣,不把伴侶當回事兒,甚至是和你的家人聯合起來「欺負」、輕視你的伴侶。

沒有誰就該一直容忍你,如果你只知道享受、索取,不懂得付出、回饋,那麼,早晚有一天,別人會離你而去。Pause

00:00

00:54

01:31Unmute

責任編輯:劉奇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