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好景正長

那年,好景正長

「我想天堂一定很美,媽媽才會一去不回,一路的風景都是否有人陪…….」偶然間聽到一段悲傷的旋律,勾起了當年的回憶,那一年好景正長,突然接到好友的來信「我再也沒有爸爸了」,瞬間感覺悲傷充滿整個胸腔,壓抑的喘不過氣。悲傷之餘,又暗自慶幸,雙親還在,人生還有出處。

我是一個喜歡多愁善感的男人,悲春傷秋,永遠為將來的事感到擔憂,擔憂父母妻兒的安全、健康,擔心自己將來不能給妻兒帶來更好的生活,擔心孩子受人欺負,擔心自己哪天意外離去後家人的無助,每每到深夜難以入眠的時候,都會特別的痛苦,也會悄悄的流眼淚。

年齡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戀家,但是卻因為生計選擇了遠遊他鄉,都說父母在不遠遊,但是現實的社會逼的不得不選擇他鄉,疫情三年,放開了,突然發現今年好多身邊朋友都在經歷人生的生死離別,這操淡的疫情,讓我對家人很是擔心,想回家了……

內心很矛盾,一面是多掙錢,給他們更加舒心的生活,一面又不想留下子欲養而親不在的遺憾,感覺人越來越沒有了目標,有的只是對金錢的慾望!

總是忍不住回想大學單純而又開心的日子,雖然也有太多的遺憾,當年畢業,送別宿舍二哥的時候,車站裡大家抱頭痛哭的場景仿佛就在昨天,當年也想最後一個離開宿舍,和四年的生活做個告別,還有當年喜歡過的姑娘,雖然早已為人妻為人母,十幾年未曾再見。如此種種回想起來,依舊還是壓抑的喘不過氣,害怕那一別就是永遠!

那些年,沒有微信,只有QQ,聊天室,陌生人的聊天,沒有算計和欺騙,只有新朋友認識的歡喜,視頻時的忐忑不安,那時沒有抖音,沒有直播,沒有電商,不會有人為了打發時間去刷視頻,聚會時也不會各自玩耍手機,很懷念那時候的淡然和寧靜,仿佛整個世界都是如此美好!

步入社會,慢慢學會了社會的爾虞我詐,做事了也有了目的性,學會了算計,不再單純。慢慢的活成了當年自己討厭的模樣,洋洋自得。在算計和被算計中,慢慢成長為家人朋友眼中的優秀者,為了這張面具,不斷催眠自己,在痛苦中拼搏,但不快樂!

再後來,有了家庭,有了深愛的她,有了寶寶,家庭成為了我的全部,感覺又找到了方向,現在依舊不知道生命的意義在哪裡,但我明白自己生活的意義在哪裡,面對父母將存款、房、車當作望子成龍的目標時,依舊很痛苦,但為家努力,不管多痛苦,都要堅持下去,再回頭去看時,才不會後悔!

年齡越大越愛回憶,只是如今依舊沒有想明白,社會的發展究竟是為了什麼?餓有飯,冷有衣,病有藥,難道不對嗎?為什麼感覺人越發展越痛苦,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

那年好景正長,我們也正經歷美好,但已成為再也回不去的回憶,願所有的美好依舊在我們身邊,生活還要向前……

那年,好景正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