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結局解析,這場「五腥級盛宴」中,芝士漢堡為何能夠救命

《菜單》結局解析,這場「五腥級盛宴」中,芝士漢堡為何能夠救命

在《菜單》(又名五腥級盛宴)電影中,伏地魔的男演員拉爾夫·費因斯,扮演的廚師將他的憤怒和沮喪,投射在他那些漫不經心的客人身上。這部電影,嘲諷了一群來吃高級料理的客人們,最後淪為廚師菜單上食物的故事。然而,來這裡的客人們卻有一個例外——瑪格特。廚師親切地為瑪格特提供了一個芝士漢堡。這個芝士漢堡意味著什麼,電影的結局又該如何理解呢?

《菜單》結局解析,這場「五腥級盛宴」中,芝士漢堡為何能夠救命

《菜單》中的客人們曾多次想要逃離到這個地方,但是唯一逃出去的,就只有安雅·泰勒-喬伊扮演的瑪格特。在她離開之前,她不僅點了一份芝士漢堡(一個不在菜單上的菜),她還能夠逃脫這個恐怖的地方。在廚師以一種黑色幽默的手法,燒毀了這個地方的時候,這表明這個漢堡背後的寓意,看起來比想像中的還要複雜。

《菜單》結局解析,這場「五腥級盛宴」中,芝士漢堡為何能夠救命

當瑪格特闖入廚師的私人房間時,她發現了一個月度最佳員工獎。在照片中,過去的廚師笑容滿面,與當下嚴肅的他差別很大。照片中的年輕廚師,拼湊了這場盛宴謎團的最後一塊拼圖,揭示了廚師的烹飪起點,其實非常的卑微。隨著時間的推移,拉爾夫·費因斯扮演的廚師名氣越來越大,最後贏得為精英們做飯的機會。

《菜單》結局解析,這場「五腥級盛宴」中,芝士漢堡為何能夠救命

在《菜單》電影,許多客人來這裡吃飯,就是為了炫耀自己的社會地位。理察和他的妻子只是在那裡吃飯,因為他們的錢沒有更好的去處,莉蓮對她的食物進行了無腦的比喻,她很少關心這個行業里工人的生計。布萊斯和他的財務夥伴們,對烹飪藝術一無所知工。另一方面,與瑪格特一起來的泰勒,他在社交媒體上就是一個自負的吃貨,他在不了解烹飪的情況下,還裝作很懂的樣子,侃侃而談。在所有人都在「品嘗」廚師的料理時,唯獨瑪格特一口都不碰廚師的料理。

在電影快結束的時候,聰明的瑪格特把這些線索聯繫起來,她點了一個簡單的芝士漢堡,因為她知道這能讓主廚回憶起他真正喜歡烹飪的時光。不出所料,廚師全心全意地為她準備了芝士漢堡,因為他認為這是一個彌補自己的機會,彌補他為上流社會做的那些毫無激情的飯菜。當瑪格特咬了一口並欣賞漢堡時,廚師終於感到自豪和滿足,因為他明白她不像其他人那樣只為了吃他的食物而讚美它。

《菜單》結局解析,這場「五腥級盛宴」中,芝士漢堡為何能夠救命

為何廚師饒過了瑪格特?

在一堆的精英食客中,瑪格特多次表明,她不屬於那裡。她點了一個芝士漢堡和薯條,證明了她和食物的關係沒有膚淺的議程,她只渴望一頓填飽肚子的飯。這讓她在霍桑的上流社會中脫穎而出,也讓主廚得到了他渴望已久的滿足。結果,主廚忍不住把瑪格特當作一個老顧客,就像他在漢堡店的時候一樣,當她問是否可以帶走剩下的漢堡時,他允許她離開。

《菜單》結局解析,這場「五腥級盛宴」中,芝士漢堡為何能夠救命

結局解析

廚師和瑪格特有著共同的經歷。瑪格特也在服務業工作,她得到了她的報酬,但是並沒有得到滿足。與主廚一樣,他們都不滿足於他們侍候的客人。電影中,她和廚師都是富人享受的犧牲品,那些精英們認為他們在那裡享受服務是理所當然了,從不給予任何的回報。

通過要芝士漢堡,瑪格特重新點燃了自己對每一項服務的互讓精神,並幫助廚師實現了同樣的目標。在《菜單》的最後一個鏡頭中,安雅·泰勒·喬伊飾演的角色一邊品嘗著每一口芝士漢堡,一邊看著遠方被燒成廢墟。瑪格特和廚師一樣,在《菜單》的結尾處挖掘了一種被遺忘的滿足感,芝士漢堡象徵著這一點。

《菜單》結局解析,這場「五腥級盛宴」中,芝士漢堡為何能夠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