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女人的婚姻,和原生家庭的關係。

雖然現在的家庭,覺得如果養男孩子,就不應該那麼嬌氣,「窮」養兒子,養出的兒子能更堅強,未來也會更有擔當,更有出息。女兒應該富養,給予她更多的關心和愛,讓她在一個非常溫暖的環境中成長。不缺愛的女孩,長大之後,才會知道怎樣面對自己的愛情,經營一個幸福的家庭。

可是仍然有很多家庭,有著扭曲的教育子女的觀念。覺得女兒就是累贅,不能夠為自己養老,養大她,她就應該感恩,若是有弟弟,就應該為弟弟付出,在整個家庭里,弟弟才是最重要的。做姐姐的,首先要考慮弟弟的利益,就算是結婚,也要成為家裡人的工具,對方愛不愛女孩無所謂,只要能出得起彩禮才能嫁。

「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做父母的,覺得女兒要報答自己的養育之恩,要不斷的為原生家庭付出。不管女兒心裡有多麼的苦,強迫女兒做出巨大的犧牲。這個世上仍有很多這樣的女兒,被原生家庭折磨,甚至自己也被洗了腦,覺得自己就應該為了弟弟而活。這樣的女人,註定悲哀。

生為女兒,就要事事想著弟弟。

林招娣比弟弟大六歲,自從弟弟生下來之後,自己就不被當個孩子看待。一家人因為弟弟的到來而歡天喜地,從此就聽母親的話,家裡的好吃的都應該讓給弟弟,好玩的也都是他的,自己就應該像個保姆那樣,處處照顧他,不能夠讓他哭,只能夠疼愛他,讓他笑,他要什麼就給什麼,不能跟弟弟爭。

姐弟倆就是這樣長大的,林招娣也沒有覺得自己受委屈,只恨自己生下來不是個男孩子,只能認命地受這樣的待遇。林招娣沒有念多少書,早早地就出去打工賺錢,除了必要的生活費,其他的錢都貼補給了家裡。這樣的日子成了習慣,一切都聽母親的安排。

「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自己領了一些獎金,弟弟就撒嬌說想換新的手機,看了看櫥窗里自己想買的連衣裙,她還是嘆了口氣,把錢交到了弟弟的手裡。弟弟也成了習慣,不管自己闖了什麼禍,想買什麼東西,都伸手向姐姐要錢。沒有一次,遭到過姐姐的拒絕。所以養成了好吃懶做,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習慣。

隨著年齡的增長,林招娣也談了個男朋友叫李肅,兩個人很合得來,林招娣脾氣好,說話總是溫溫柔柔的,她長得不算漂亮,但是給人一種非常恬靜的感覺。李肅非常喜歡她,經常帶她去吃好吃的,給她買衣服,總是覺得她太瘦了,希望她能好好照顧自己。

男友提親,父母索要30萬彩禮。

李肅覺得林招娣就是自己最理想的妻子,在兩個人手牽手逛街的時候,突然拿出一枚金戒指,單膝跪地,向她求婚。李肅說自己不會說那些甜言蜜語,但是會用自己的後半生,好好的愛她,保護她,一輩子相偎相依。林招娣很感動,收下了這枚戒指,回家之後,把兩個人的事情告訴了父母。

「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母親聽了這件事,就非常的氣惱,對林招娣說:「你才多大,就談戀愛,還要結婚,你弟弟還沒有工作,婚房彩禮都沒有著落,你就這樣撒手不管了,怎麼對得起你弟弟?」林招娣很傷心,從來沒有反駁過媽媽,但是這一次,她想為自己申辯幾句:「我都28了,再過兩年就30歲了,有個弟弟,一輩子不嫁人才對嗎?」

這句話讓母親無語,她沉默了一會兒,對自己的女兒說:「要想結婚可以,你給他要30萬彩禮,他如果給錢,能給你弟買房,我們就允許你嫁人。」林招娣覺得自己家人有希望,很開心,於是把母親的要求告訴了李肅。

李肅皺起了眉頭,30萬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在這個城市裡,彩禮最多也超不過10萬,而且也只是走個形式。這筆錢還會回到小兩口手裡,為以後創業或者是生兒育女作儲備金。可是林招娣下面有弟弟,而且張口要那麼多錢,他心裡也明白,林招娣被當成了賺錢的工具

「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李肅說:「如果你要這筆彩禮,是為了我們的將來,就算是砸鍋賣鐵,我也給,但是,如果是為了幫襯你弟弟,那麼這錢我不出。」林招娣覺得李肅是不愛自己,所以才不願意出這筆錢。說了很多難聽的話,讓李肅傷了心。

以為男友對自己言聽計從,結果卻一拍兩散。

林招娣有好長時間不理李肅,但是李肅放不下兩個人的情感,最終還是沒有忍住,他想勸一勸林招娣,希望她能從弟弟的陰影中走出來。李肅告訴她,當姐姐的,是應該照顧弟弟,但是不應該成為弟弟的工具。

李肅說自己願意付出全部,愛林招娣這個人,但是不願意背上她的一家,也淪為他們家的工具。林招娣執迷不悟,說自己怎麼也要幫弟弟買上一套房子,讓弟弟能娶媳婦,自己就是嫁出去,也能安心了。

「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林招娣說了很多好話,憧憬了兩個人結婚之後,會過上怎樣甜蜜的日子。告訴李肅,只要兩個人過了彩禮這一關,那麼以後就會迎來屬於兩個人的美好生活。如果真愛她,就不要因為錢而退縮。李肅被她說得動搖了,說可以想想辦法去借一些錢,讓林招娣等他的消息。

林招娣等來等去,好長時間不見李肅,打電話約他見了面,張口就問:「30萬彩禮借夠了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李肅沉默了很久,告訴她:「我明天結婚,這是喜帖。」林招娣如同晴天霹靂,沒想到自己這一絲的希望,就這樣破滅了。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母親還追問她30萬到底什麼時候能給,林招娣頭一次發了脾氣,嘴裡還說道:「沒了沒了,什麼都沒了。」

「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借錢巧遇朋友,下定決心遠離「扶弟魔」。

李肅真的去借錢了,不顧父母親戚的反對,想要湊齊這30萬,把心愛的人娶回家。他已經借了一些,當他跟一個朋友借錢時,朋友多問了他一句話,問他借錢做什麼。

李肅是一個老實人,就把自己的遭遇講給朋友聽。朋友一聽,對他說道:「我現在沒有錢,就是有錢,我也不會借給你。因為我的錢,都給了妻子,讓她貼補給了娘家,我才離婚沒多久,但是最起碼解脫了,所以我勸你,不要跳入苦海。

李肅還解釋,說只要這30萬,妻子過門之後,就不會再和娘家有任何經濟上的糾葛了。朋友苦笑道:「我當時也是那麼想的,但是沒有那麼簡單,親情是無法割斷的,若是你丈母娘以死相逼,你覺得你妻子會怎麼辦?」

「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李肅沉默了,能夠這麼狠心,利用女兒的父母,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而這時候,看到李肅有些動搖,父母託人給他介紹了女朋友,那個女孩也是知書達理,非常的溫柔體貼。而且看到李肅之後,對他就有好感,不斷的照顧他,讓李肅找到了被愛的感覺。

痛下決心之後,決定一心一意愛值得自己愛的人,雖然和林招娣有緣分,但是她對自己的愛並不純粹,終究是有緣無份。所以,和女朋友短暫相處之後,家裡人怕夜長夢多,催促他們倆結婚,李肅也想讓這件事有一個了斷,所以才有了兩個人見面的那一幕。

女兒,不應該只是弟弟的附屬品。

有很多女孩,從名字上就能看出,父母有多麼深的重男輕女的思想,而這樣的女孩,大多命運是不幸的,不能受到公平的待遇,父母給予的愛,很少很少,而且有很多都是帶有條件的。

「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從小時候的日常生活,到將來的婚姻大事,都要遷就弟弟,要把弟弟放在中心,自己永遠是弟弟的配角,從很小就被逼迫懂事,變成一個小大人。家裡人把所有的關愛都給了弟弟,就是自己,也應該這樣做。被剝削成了一種習慣,覺得自己不這樣做,就是不孝。

很多父母,到現在還是有不正確的價值觀,覺得女兒的什麼都可以出賣,都可以貼補給兒子。到現在還有這樣的思想,還有這樣的父母存在,這是這個時代的悲哀。女孩會覺得很自卑,但是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今後的人生。

就像《安家》里的房似錦說的:「朋友不好,可以遠離他,丈夫不好,可以選擇離婚,有一個剝削自己的母親,你說,我該怎麼辦?」很多女人都不懂得自救,所以能輕而易舉地被原生家庭束縛,覺得即便他們對自己不好,但仍是血脈相連的親人。

「30萬彩禮借夠沒,我弟等著買房呢」「我明天就結婚了,這是喜帖」

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女孩們,遇到自己愛的人,要勇敢地掙脫自己的命運,不要再任由原生家庭擺布。要明白怎樣做,才是真正愛自己,才是尊重自己的人生。那些把女兒當成工具的父母,也應該反省一下,到底親情是什麼,這麼無限制的索取,帶給女兒的,又是什麼。

今日話題:

女孩該為弟弟向婆家要高額彩禮嗎?

歡迎大家留言,發表你們的看法。Pause

00:00

00:05

01:07Unmute

責任編輯:宗先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