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錢買房買車寫兒媳名,不用誇我好,都是兒媳應得的

結婚到底給多少彩禮,往往是由父母雙方根據兒子或女兒的經濟條件來決定,有很多已經訂婚的小兩口,卻因為彩禮或嫁妝在訂婚宴上鬧得不可開交,最後不了了之。

我兒子結婚的時候情況很特殊,雖然我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但當時兒子兒媳倆結婚確實沒有給兒媳彩禮。

我拿錢買房買車寫兒媳名,不用誇我好,都是兒媳應得的

先從我自己說起吧,我姓李,今天已經63了,老伴兒早早就因為意外離開了人世。雖然我早就從單位退休,但是一直閒不下來,不是做些小生意就是開一些店鋪,希望能夠多掙這些錢。

剛剛從單位離退的時候,單位承諾給我每個月4000塊錢的退休金,這在我們當地二線小城市已經算是很高的保障水平了。我卻沒有停留在享受生活的階段,希望能夠通過繼續奮鬥,體現自身更大的價值。

當時剛開始創業的時候生活很苦,因為店鋪需要各種運營,每個月4000塊錢的退休金根本不夠本,但是我又一心想把這件事情做好,把我的服裝店面做大做強,於是將之前給兒子攢的彩禮統統都投到了店面里。

當年店鋪還未做起來的時候,我付出了很多心血,50多歲的女人每天在外面風吹日曬的跑業務,幾乎都是住在了店裡,因為我的服裝店主要提供的是勞保這一模塊的貨物,所以大多數的大客戶都需要親自過去洽談相關事宜。

在兒子的一些事兒上,我沒有操過多少心,但兒子懂事又乖巧,自己學習的自律性極高,不僅在高中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我們本地的一所211大學,而且在一畢業就考上了當地的公務員。

兒子二十四五的時候找到了一個對象,他倆在談了兩年之後,雙方都萌生了結婚的想法。因為兒子對象的家裡面催婚催的比較急,所以兩個人想儘快完婚,於是我和對方父母就商量著要不要吃一頓親家飯,再來決定一下兩個孩子的事情。

然而衝突就在飯桌上發生了。

我承認確實我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彼時的我創業初期還未成功,不僅身上沒有一分錢,甚至還欠著幾萬塊錢的外債,兒子以為我沒有動他之前的彩禮錢,才貿然請兩家人都出來吃了飯。

兒子對象的父母說按照當地最低的標準18萬彩禮給就行,三金什麼的都可以不要,只要他們兩個孩子有地方住,有車開就完全夠了。然而當時我身上別說18萬,就連8萬塊錢也拿不出來,於是我說兩個孩子的事情能不能再緩緩,親家問要還多久,我說怎麼著也得緩個兩三年吧。

畢竟我那個店鋪就算真做起來,兩三年以後才能掙回這18萬塊錢的彩禮錢,沒想到親家母一聽就怒了,表示女孩子有幾個兩三年可以等要辦就辦,不能辦就趁早滾蛋!

這時我也不太服氣,說了些類似「你是嫁閨女又不是賣閨女,要這麼多彩禮幹嘛?」的話。

我承認當時因為激動說的話有些口不擇言,但是當時確實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沒想到在這頓飯吃完之後,我未來的兒媳主動找上了我。

準兒媳莎莎和兒子一樣,也在公立單位幹活,家裡條件也相當不錯,和兒子也是真心想要一塊處的。

莎莎找上我主要表達了兩個意思,第1個意思就是她可以不要彩禮嫁到我們家,因為她和我兒子確實是真心相愛的不想錯過彼此。

第2個意思就是結婚之後如果生兩個孩子,第2個孩子要跟她的姓。

現在二胎政策已經開放很久,男女又是平等,所以她這兩個要求我滿口答應。

於是兩個孩子就這樣成功結婚了,雖然女方家裡極力反對,但是耐不住我的兒媳當時是真的喜歡我兒子。

而婚後我對於他倆也是百般照顧,兒媳生孩子那幾個月我是盡心盡力的跑上跑下,完全把她當我的親生女兒來對待,因為我深知當時莎莎沒有跟我們要彩禮,實在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不然我兒子很可能沒辦法跟她繼續走下去。

之後就是我們四口之家的快樂生活了,白天我幫著帶帶孩子跑跑業務,他倆去上班,中午和晚上一起回家吃飯。

我拿錢買房買車寫兒媳名,不用誇我好,都是兒媳應得的

說來莎莎也是個賢惠的女孩子,只要她在家的時候就沒有,閒下來的時刻不是在收拾衣服就是在洗碗拖地,我們兩個的關係也發展得極為親密。

這樣一年年過去,沒想到的是我的店鋪生意越做越大,當然其中也不乏莎莎的出謀劃策。在店鋪發展的第7個年頭,一年的凈利潤終於達到了五六十萬。

我心裡也一直對當初結婚時沒有給莎莎彩禮而惴惴不安、滿懷愧疚,於是我在莎莎快過31歲生日的時候,給她準備了一份大禮物!

在莎莎31歲生日這一天,我背地裡讓兒子喊來了莎莎的朋友,又叫了幾個當時他倆結婚時的證婚人,把生日宴定在了我們當地最好的酒店。

其實我靠前幾年攢的錢給他倆買了輛車,還在他們公司不遠處買了個100平的小公寓,寫的是莎莎一個人的名字。

這些都是莎莎應得的!時隔多年,終於可以抒發一下我對莎莎的感激之情了!

除了車鑰匙,我特意準備了一張有30萬塊錢的卡,希望莎莎收到之後,懂得我的良苦用心!

我當著莎莎的朋友和兒子的面,親手把車鑰匙、房子鑰匙和裝有30萬現金的銀行卡,交到了莎莎手裡,兒子兒媳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他們知道我前些年是攢了點錢,但沒想到生意發展的這麼順利,居然有這麼多的資產。莎莎的朋友們也紛紛羨慕地恭喜劉莎莎,只因居然有一個這麼好的婆婆。

我拿錢買房買車寫兒媳名,不用誇我好,都是兒媳應得的

「這是我們莎莎應得的!」我朝著大家說道,同時笑著拉著莎莎的手,「過了這麼多年,媽終於把當年欠你的還給你了!」

莎莎此時眼眶已經濕潤了,「那我當時嫁給你兒子並不是因為想圖你們的彩禮,我們是真心相愛的。你太有心了,媽!」

說罷,我們婆媳擁抱在了一起。

當時兒子娶媳婦的時候,我確實生活上比較困難,創業階段也面臨著不小的風險,然而如今我終於憑著自己的努力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價值,也能給善良的兒媳一些她應有的回報。

兒子和兒媳都在公立單位工作,而我的店鋪也逐漸趨於發展穩定的階段,相信未來的生活一定會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