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娘家給她寄的土特產,婆婆不問一下兒媳拿了一大半送給她閨女

李艷覺得婆婆沒把她這個兒媳婦放在眼裡,不尊重她這個兒媳婦。婆婆卻覺得李艷是小題大做,太小氣了。她覺得自己不就是拿了兒媳娘家寄來的土特產給閨女送去了一些,沒想到兒媳婦卻這麼大的意見。

李艷和老公兩人在省城打拚,她們想著在這邊安家買房,到時候孩子在大城市受到的教育資源好很多。

丈夫說以他一個人的工資他是買不起房的,因為付了首付就供不起月供,只有李艷一起上班他們才有膽量買房。要不然這輩子他都不敢想。

為了早日實現買房計劃,李艷生了孩子後,休完產假就上班去了,老公把老家的公婆一起接了過來幫忙。

白天公公負責買菜做飯,婆婆負責帶娃搞衛生。一家人分工很明確。每個月李艷的丈夫發了工資就會先給公婆拿出生活費,其餘的錢他們都存了起來。

小夫妻日子過得精打細算的,一家人倒也挺和睦。

李艷的大姑姐聽說大城市裡教育好,也想著法子在他們小區附近租了房子,姑姐夫妻倆也在這邊找了個工作。孩子上幼兒園每天都是公公幫他們接送的。

李艷的父母很捨不得她這個閨女,每次家裡有什麼好吃的,父母總會想著給她寄一些過來。

以前家裡自己做了紅薯粉,自己家裡收了花生,曬了各種乾菜,父親都會通過順豐給她寄一些過來。

李艷說那時候父母每次給她寄的東西不多,每種特產也就一兩餐的量,她每次吃到父母寄過來的土特產,心裡就會特別的感動。

兒媳娘家給她寄的土特產,婆婆不問一下兒媳拿了一大半送給她閨女

那次父親跟她打電話:「閨女,過幾天村裡有個鄰居去你那邊,我這次多給你寄點東西。今年家裡花生收成好,你媽榨了很多花生油,到時候給你帶兩桶過去。前幾天家裡魚塘里乾了,家裡吃草的魚很甜,你媽說你喜歡吃臘菜,特意多做了些,還特意做了臘肉臘腸,趁這次鄰居一車子捎過去給你!」

「爸,你讓人家給我捎那麼多東西,別人不麻煩啊?」李艷還怕人家不開心,她問父親。

「這個你放心,我不會讓人家吃虧的。要不然我也不好意思讓人家給我這麼捎東西去啊!那麼遠又不是幾里地的事!這一點你爸還是懂分寸的!」電話那頭李艷爸爸一邊笑一邊說。

一想到過幾天就能吃飯老媽親手做的臘魚臘肉,李艷說口水都出來了。

到了那天李艷爸爸一大早就告訴她:「給你捎了兩壺油,你們要花錢買油吃!家裡新的稻子給你打了一包米,你們應該可以吃上個把月。你媽還殺了幾隻雞,捎了幾條臘魚,幾塊臘肉,還有自己灌的香腸,自己家曬的蘿蔔乾和干豆角,我還給你捎了幾十個土雞蛋下午應該會到。人家說給你送你小區去!你到時候接一下!」

下午李艷接到鄰居電話,鄰居一邊幫著缷東西一邊笑李艷:「你爸這是把家裡東西都給你捎過來了!」李艷為了表示感謝還特意給鄰居買了水果買了兩包好煙。

她搬了幾趟才搬完,看著地上擺得滿滿的都是父母寄過來的愛,李艷還特意拍照發了個朋友圈。

她把雞肉放到冰箱,把其餘的臘的東西收拾好,晚上她對公公說:「爸,晚上我來炒臘肉吃吧!」

公公一聽立馬同意了。李艷說那天晚上她做了臘肉炒蘿蔔乾,一家人都多吃了點飯。

兒媳娘家給她寄的土特產,婆婆不問一下兒媳拿了一大半送給她閨女

第二天她還可以挑了一條臘肉一條臘魚給婆婆「你把這個送給姑姐他們吧!讓他們也嘗嘗鮮!」

婆婆一聽臉上的笑容別提有多開心。拿著這兩樣東西屁顛屁顛給她閨女送過去了。

可沒幾天閨女趁放假的時候又跑來了,因為她聽母親說弟妹娘家送了很多東西過來了,她這次是特意過來再薅點東西回去的。

她看到放在客廳的那兩桶黃橙橙的油對母親說:「媽,我們家裡油剛好沒了,你這有兩桶,我提一桶去了。上次你給的那個臘肉,可好吃了,炒了特別香。還有沒?」

婆婆告訴她:「你弟妹都放冰箱裡呢,你自己看看!」

她直接走到冰箱那,打開一看裡面塞得滿滿的,大姑姐一邊嘀咕一邊翻:「弟妹還真小氣,自己有這麼多東西上次就讓你給我拿那麼點兒!媽,我再拿些回去了!」

說完自己找了大的紅色塑料袋,一個勁的往袋子裝。

公公見女兒把冰箱都快搬空了對女兒說:「你不能這樣啊!這是人家父母寄過來給他女兒的,不是我們的東西,你這都把東西拿走了,讓我們怎麼好交差?再說你弟妹也送了給你了,我不同意你拿!你得問過你弟妹才可以!」

沒想到婆婆聽了卻立馬激動起來:「這點東西還要問她幹嘛?你喜歡吃就拿吧!這東西也不值幾個錢!再說沒有了她爸到時候還會寄!」

有了母親的撐腰,女兒更加有恃無恐了。她裝了滿滿一袋子臨走前還提了一壺油,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兒媳娘家給她寄的土特產,婆婆不問一下兒媳拿了一大半送給她閨女

晚上上夜班的李艷回來了,最開始她還沒注意。還是第二天早上她打開冰箱去拿雞蛋煮早餐發現雞蛋少了一大半,她才後知後覺打開冰箱冷凍去看。

這不看還好,一看簡直要氣得吐血。原本塞得滿滿的冰箱,已經空了一大截,不光雞蛋少了,就連臘魚臘肉,還有土雞也少了一隻。

她趕緊看了一下放油的地方,那裡果然只有孤零零的一壺油在那。

李艷問婆婆:「媽,我媽給我寄的東西呢?怎麼少了這麼多?」

「哦,昨天你姑姐過來了,她說你給的那個肉味道很好,昨天她又過來自己拿了一點過去了。我看我們反正這麼多,就讓她自己拿了!」

「你怎麼能這樣?她這叫拿一點嗎?都快掏空了!你要拿總得問問我吧?又不是沒給她送。那油你送給她我們還要不要花錢買?我自己都捨不得吃的,她倒不客氣,來了就像鬼子進村一樣全給我掃蕩走了!你們眼裡還有我這兒媳婦嗎?」李艷越說越來氣。

「不就是拿你點東西嗎?再說又不值什麼錢!你沒必要這樣小氣吧!」婆婆還沒意識到她的問題,覺得是李艷小題大做太小氣了。

「你女兒想吃,你自己給她做,你做多少我都沒意見,但別拿人家的東西在這當好人。你如果下次再這樣,那就回老家去吧!不麻煩你給我帶孩子了!」

婆婆一聽反而惡人先告狀哭了起來:「我是老了,當不了這個家,做不了半分的主了。你現在都喊我滾了!」她越說越離譜,李艷不想看到她,想抱著孩子出去透透氣。

公公攔住了她,公公訓斥婆婆:「不怪兒媳婦,要怪就怪你自己!艷子做得很好了,第一時間讓你送了東西給閨女,你倒好,把人家的東西全送沒了!如果要因為這事兒子兒媳讓你回老家,我舉雙手贊同!以後不要再把閨女招過來了,要麼你跟他們去生活!」

婆婆被公公這麼一說,大氣都不敢出了!

婆婆心疼自己閨女沒錯,但不能拿人家父母寄過來的東西疼自家閨女。在兒子兒媳婦這,無論那什麼,知會兒媳婦,徵詢兒媳婦的意見那是最起碼的尊重。

作為大姑姐要懂得知足,不能太貪得無厭了,這樣知會讓娘家矛盾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