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公的兒子要結婚,他把我們的房子過戶給了他,讓我去租房

1

關於嫁給老趙這件事,我現在有多後悔當初就有多慶幸。

遇到老趙那年我們都40歲,40歲,正是一個男人風華正茂的年紀。老趙和朋友經營著一家物流公司,為人勤奮,加上頭腦活絡,頗有成績。

老趙不僅事業成功,人長得也帥,平時喜歡穿棉麻襯衫。那種料子挑人,可穿在老趙身上,永遠是那麼平整合身,襯得他這個商人竟有一種文藝青年的遺世感。

像老趙這麼優秀的男人自然不是未婚,他是喪偶。老趙老婆和他白手起家,苦日子過過來的,經歷了貧賤相守,沒經得住一朝分娩,他老婆難產去世,留下兒子趙琛和老趙相依為命。

我曾問過老趙,像他這樣的條件,隨便找個年輕貌美的不是問題,為什麼選我這麼個和他同歲的二婚女人?

老趙的回答也直接,他說年紀大的穩重,離過婚,經過事的知道疼人。而且我沒有孩子,相信我能一心一意對趙琛。

可以說,我是被老趙精挑細選給趙琛做後媽的第一人選。

我們婚後,老趙堅決不要孩子。其實,對於我來說,沒有自己的孩子不無遺憾。

可是老趙把所有的錢都交給我,對我毫無保留,趙琛又沒有生母在身邊,對於我來說跟親生的沒有什麼兩樣。

我想人生不能要求十全十美,這樣的生活已經很好了。

二婚老公的兒子要結婚,他把我們的房子過戶給了他,讓我去租房

2

可我沒有想到,這種好是物慾生活得到滿足的假象。一旦失去金錢的庇佑,這種美好就變得搖搖欲墜。

趙琛考上大學那年,老趙的合伙人騙他簽下借款擔保書之後,消失無蹤。

為了還債,我們只留下現在居住的房子,剩下的2處房產3間商鋪都變賣掉了。

加上大環境的影響,老趙的生意一落千丈,他索性把公司也轉了出去,去跑外賣,我也由全職太太變成了家政阿姨。

其實,只要一家人齊心協力,所有的困苦都是可以熬過去的。但趙琛接受不了從富二代的神壇跌落。他不僅時時埋怨老趙當初的決策,還絲毫不改花錢大手大腳的習慣。

月初,我像往常一樣,準備用手機給趙琛轉生活費。正在等待驗證信息,一條信息緊跟著我的驗證信息發了過來,我退出APP去查看。那條緊隨而來的信息是我的工資,收入3500元。

趙琛每個月的生活費是5000元,我一個人的工資根本覆蓋不了。老趙的收入又不穩定,扣除趙琛的生活費和學費,我們所剩無幾。

我去趙琛的學校實地考察了一番,學校食堂物美價廉,周邊商鋪的商品價格也比較親民。我向幾個學生打聽了一下,他們每月的生活費平均在1800元左右。

我和趙琛商量,希望他能體諒家裡的情況,把生活費降低到每個月2000塊。

趙琛當著我的面沒有說什麼,背地裡跟老趙大肆抱怨。老趙非常不滿,他責怪我苛待孩子,質問我又不是滿足不了他的條件,為什麼要降低孩子的生活費?

3

我把家裡的收入和支出,一筆一筆的算給老趙。

他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哪裡是我們的工資能不能滿足孩子生活費的問題,分明還有家庭的支出,個人繳納的保險和10多萬的外債。沒有入不敷出,都是我這個妻子的賢惠了。

可老趙絲毫不在意我的苦衷,揚言是我吃不了苦,有錢的時候沒見我算得這麼明白,現如今落魄了,卻琢磨著剋扣孩子的生活費來平衡生活所需。

我跟老趙解釋,大部分大學生的生活費都沒有趙琛那麼高,2000足夠了。男孩子一點苦都吃不了,到社會上是要遭受毒打的。

這句話結結實實把老趙惹毛了:「趙琛從小跟著我在倉庫里長大,怎麼就叫一點苦吃不了?好日子沒過幾天呢,我本來就愧疚,我們現在又不是負擔不起,給孩子花點錢怎麼了?

我讓你過了那麼多年好日子,現在只是讓你辛苦了一點,你就刁難孩子,後媽就是後媽。」

我被老趙的話刺激到了,大難臨頭,我沒有選擇拋棄他們父子倆。而是選擇和他們共同面對困境,一切都源於愛和我對這個家的責任。沒想到在老趙眼裡,我終究還是個外人。

「好好好,我是後媽,我苛待你的寶貝兒子,反正我在這個家也是個外人,費力不討好,那咱們離婚吧。」

二婚老公的兒子要結婚,他把我們的房子過戶給了他,讓我去租房

4

老趙聽我如此說,態度一下子軟了下來:「我也不是那個意思,你也知道趙琛出生就沒了媽,我是又當爹又當媽生怕他受委屈。

我知道這些年你把趙琛視如己出,剛才我的話太重了。我那是著急了,他畢竟是一個男孩子,在大學要買學習資料,要應酬,要戀愛,兜里沒點錢會被人笑話的。咱們大人吃點苦沒什麼,別耽誤了孩子的前程,你說是吧。」說罷,老趙倒了一杯溫水給我。

雖然水是溫的,但是喝下去依然暖不了心。老趙那番言論,就像釘子一樣扎在我的心上。

我在他的心裡,始終比不上他的寶貝兒子。我吃苦沒事,他的兒子卻是一點委屈受不得的。

後來,老趙又兼職了一份晚間保安的工作,多了一份收入,維持著這個家的開支平衡,我也就沒再說什麼。

趙琛大三上學期,困在家裡上網課。生活費自然用得也少,那幾個月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手裡也總算有點余錢了。

我正盤算著年底就能把外債還清,趙琛竟然送了一個重磅炸彈給我,他的女朋友懷孕了。

趙琛張羅著要結婚,他說女方家善解人意,知道我們家的情況,彩禮就不要了,但是要有一套房子。

可是以我們家現在的經濟狀況,根本湊不出來首付。更別說趙琛和女友都是學生,即便湊出首付,他們也還不起房貸。

趙琛根本不管這些,說著要做一個負責人的男人,不能讓自己的悲劇發生在自己孩子的身上,他要帶女友去最好的醫院產檢,要給自己的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他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難題卻丟給我和老趙。

二婚老公的兒子要結婚,他把我們的房子過戶給了他,讓我去租房

5

老趙被趙琛的話勾起了往事,他十分欣慰趙琛的擔當,決定把我們僅剩的這一套房過戶給趙琛,帶著我出去租房住。

我強烈反對,老趙甚至都沒有和我商量,租好房後直接催著我搬家。

在我的再三逼問下,老趙才告訴我,房子在他名下,他已經過戶給他兒子了。

我實在忍無可忍,跟老趙咆哮著,問他怎麼能做這麼自私的決定。

老趙很詫異地看著我,跟我說我們就趙琛這一個孩子,房子和財產早晚也都是他的。早給晚給不都一樣,有什麼好商量的。除非我是沒有把趙琛當成親生的孩子看待。

我算是徹底看明白了,我在老趙心裡不過是趙琛母親的替代品,用來賦予趙琛無條件的愛。

我的愛需要是單方面的,只能單方面的像親媽一樣對趙琛好,而不能像親媽一樣教育和指責他。

十幾年的夫妻,母子終究沒有過成親人。試想一下,如果後面我不肯給趙琛帶娃,是不是他又要嗔怪我是後媽?

現在的我尚有價值,可以被當成免費保姆。但我老了之後呢?會有人感恩我這個後媽嗎?

沒有愛的家庭,終究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不如瀟灑地過自己的日子。

我向老趙正式提出了離婚,他大聲說我太自私,說我不願意跟他過苦日子。

我已經懶得和他爭辯了,只讓他摸著自己的良心問問,我對不對得起他們父子。

老趙不說話了。見我態度堅決,他最終同意離婚。

如果我們正在離婚冷靜期,再過20多天就可以拿證了。

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