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妹妹家養老, 每月交1000伙食費,僅過了一個月,我們反目成仇

1

我叫李惠珍,63歲,老伴離世,女兒剛剛遠嫁。

女兒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家,把我接到她家養老,小倆口對我噓寒問暖,親家母閒暇之餘也經常跑來陪我聊天解悶。

可月是故鄉明,女兒家再好,我還是住不慣。小半年後,我不顧女兒一家的勸說,堅持回到老家成為獨居老人。

自從我回來後,住在鄉下的妹妹怕我孤單,經常打電話讓我去她家小住幾天。

當年父母生了我們兩個,我通過招工進城,後來在縣城安了家。為了把妹妹留在身邊,父母招了妹夫做上門女婿。

前幾年,妹妹把父母留下來的房子做了翻修,生活條件改善很多。現在她兒子和兒媳都在外地打工,只有她和老伴帶著孫子浩浩一起生活。

每次回到小院,都讓我倍感親切。我和妹妹的很多童年趣事都歷歷在目,讓我找到了落葉歸根的感覺。

妹妹和妹夫對我很熱情,白天我們一起做飯,聊天。傍晚要麼去田間地頭散散步,要麼搬個小凳子坐在院門口和鄰居拉拉家常,日子過得很愜意。

我在妹妹家養老, 每月交1000伙食費,僅過了一個月,我們反目成仇

2

端午節的時候,我和妹妹一起包粽子,妹妹突然提議:姐,你乾脆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現在城裡人不是時興抱團養老嗎?你看咱這空氣好,生活悠閒,吃的都是自家種的綠色食品,最適合養老了。

之前,看新聞上報道,老人抱團養老因為各種矛盾糾紛,最終散夥的事情時有發生,我有些猶豫。

妹夫也熱情地邀請我:姐,我們都是自家人,你有啥顧慮的。再說了孩子都不在身邊,我們住一起互相有個照應,他們也放心不是?

我想想也是,我們都是至親的人,只要我在錢財上大度一些,應該沒什麼大矛盾,於是我欣然答應。

我事先和他們講好,每月我給他們1000塊錢,算是我交的房租和伙食費。

他們堅決不要,說都是一家人算那麼清楚幹什麼。

我深知不論是親情還是友情,如果無底線的索取,最終都會導致關係惡化。在我的一再堅持下,他們只好聽從我的安排。

其實我也知道,1000塊錢夠我們仨人吃喝了。但我有退休工資,又沒有什麼壓力,他們老倆口沒什麼收入來源,我心甘情願地貼補他們。

歲月靜好的日子過了沒多久,我發現他們老倆口對浩浩特別溺愛。

只要浩浩不順心,對著妹妹妹夫就開始拳打腳踢。老兩口不但不制止,還一個勁拿零食和玩具哄他開心,我實在看不下去,呵斥浩浩兩句,他就會停手。

事後,我好意提醒他們不該這麼慣著孩子。妹夫嘴上附和我,可還是我行我素。

我在妹妹家養老, 每月交1000伙食費,僅過了一個月,我們反目成仇

3

一天早上,我洗完臉正要擦面霜,打開瓶蓋發現裡面有一隻黑糊糊的蟲子在蠕動。我嚇一跳,瓶子直接掉在地上碎了。

肯定是浩浩的惡作劇,我把他從床上拉起來,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不但不道歉,還蔑視地看著我:「這是我家,你管得著嗎?」

我趁機在他屁股上拍了兩巴掌。其實沒使多大勁,只是想嚇唬他一下,他就地滾在地上打滾哭鬧。

這一招真靈,半分鐘不到,妹夫衝進來把浩浩摟在懷裡心肝肉地哄著。雖然他嘴上沒說什麼,可臉拉的老長,一早上都不怎麼搭理我。

晚上我去後院上廁所,回來聽到他在妹妹面前抱怨:多大點事兒,不就一瓶面霜嘛,又不是賠不起,我都捨不得動浩浩一下,她憑啥打我孫子?

我有點惱了,進門和他理論:不是一瓶面霜的事兒,孩子應該有所敬畏。你們這麼寵著他,將來進入社會誰會讓著他?再說了他這麼霸道,上學後怎麼和同學相處呢?

妹夫一臉不屑,妹妹趕緊過來打圓場,推著妹夫說早點休息,明早還要去地里幹活,老倆口回了自己的房間。

溫暖的親情像面紗一樣,蒙蔽了我們的雙眼,看上去一片祥和,實則因為三觀不合而暗流涌動。

思前想後,我打算離開農村回縣城一個人過清清靜靜的日子,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們。

妹夫嘴上客氣了幾句,沒有過多挽留,妹妹提出,讓我等他們秋收忙完再走,我爽快答應下來。

我在妹妹家養老, 每月交1000伙食費,僅過了一個月,我們反目成仇

4

這天老倆口去地里忙活,快到中午時,我把大門拴上讓浩浩在院子裡玩耍,我去廚房做飯。沒一會功夫,我聽到大門外面傳來浩浩撕心裂肺的哭聲,還有摩托車的聲音。

我趕忙跑出去,一輛摩托車從我身邊呼嘯而過,浩浩倒在地上,頭上被蹭了一道好長的口子,滿臉是血。

我趕忙把他抱進屋,打發鄰居家的小孩去地里通知妹妹他們。

妹夫一進門看到浩浩滿頭是血,他不問青紅皂白地沖我嘶吼:「怎麼連個孩子都看不好,他要有個三長兩短,你怎麼給我兒子交代?」

我滿腹委屈地瞅了妹妹一眼,沒想到她低著頭迴避我的目光,自始至終沒有為我說一句話。

孩子被送進醫院,出於愧疚,我上趕著預繳了5000塊錢的醫藥費,他們也沒有說一句感謝的話。

情真意切的親情,瞬間變得凜如霜雪,讓我心生悔意沒有早點離開。

經過診斷,浩浩左臂骨折,頭上縫了七針,其他沒有大礙。

我回到自己家裡,心裡也很憋屈,但還是主動打電話給遠在外地打工的外甥,解釋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他們比我想像的通情達理,反倒安慰我,不要太難過,老倆口嬌慣孩子他們是知道的。他們還打算過完年,把孩子接到身邊自己管教。

我的心病終於被這一通電話治癒了。至少外甥能明白我的苦心,至於妹妹我也不想去苛責他們,以後各自安好。

我也想好了,現在我還能獨立生活,等生活不能自理了,就去女兒家附近的老年公寓。

我想勸和我一樣的老年朋友,和親戚抱團養老並不是最好的選擇,往往會得不償失,破壞了最初的那份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