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無理取鬧,老公給我一巴掌,四年後見面,我謝他當年拋棄之恩

不管是《詩經·蓼莪》里的話:「哀哀父母,生我勞瘁。」還是老話所說:「慈烏尚反哺,羔羊猶跪足。人不孝其親,不如草與木。」都表達了父母生養子女不容易,他們費心勞力,吃盡苦頭,這份恩情重於山,一世難還。為人子女者,自然應該以孝待親,避免給自己留下遺憾

簡單來說,就是作為子女,給父母養老,孝順父母,不僅是傳統美德,也是為人之根本。但孝順父母是必須的,就怕有些人拎不清,把愚孝當作孝順,把自己的義務甩鍋給伴侶而不自知。在婚姻生活中,不論男女,一旦愚孝以及分不清義務和情分,那麼婚姻就會很快一地雞毛,配偶也會漸漸對這段感情失望

婆婆無理取鬧,老公給我一巴掌,四年後見面,我謝他當年拋棄之恩

自然了,影響婚姻的,不僅僅是夫妻倆其中一方的愚孝,其實其中一方骨子裡對感情的不尊重,才是關鍵。不管是婆媳矛盾也好,家庭瑣事也罷,所有的外因,都是通過內因起作用的。而一個人對感情是否尊重和真誠,就是內因。如果對一個人來說,這份感情,這段婚姻,只是將就,是退而求其次的「次」。那麼一旦境況好轉,婚姻肯定受到影響

以上兩種原因,只要攤上一種,婚姻生活就不會平順。要是兩者皆有,真的是很悲慘了。何芸就遇上了這樣的老公,兩人的婚姻,最終以離婚收場。何芸從小就是一個聽話懂事的孩子,而且還很聰明,不管學什麼都很快。要不是家庭的經濟情況,她能一直把書念下去,估計也不會遇上陳凱。

婆婆無理取鬧,老公給我一巴掌,四年後見面,我謝他當年拋棄之恩

何芸初中畢業就終止了學業,倒不是因為父母重男輕女,而是家庭條件確實不允許了。父母對她有愧疚,不捨得她外出去工廠打工,所以讓她跟著村裡的一個裁縫學手藝。父母想著以後靠這門手藝吃飯,至少能稍微輕鬆一點。何芸聰明好學,等到她可以談婚論嫁的年齡,早就出師,自己開了一個小門面。

由於當時的經濟條件,即使大小也算是個老闆,但利潤不高,也只是混口飯吃。何芸的經濟條件,和娘家的負擔,加上她長相普通。所以媒人介紹的,基本上也都是差不多條件的對象。陳凱就是其中一個相親對象,他也是手藝人,泥水匠。何芸對他談不上多喜歡,甚至還有點不喜歡他的自大。

婆婆無理取鬧,老公給我一巴掌,四年後見面,我謝他當年拋棄之恩

但相親了兩年,她身邊的同齡人都差不多結婚了,都有人說她閒話了。思來想去,她也就同意了,她認為結婚過日子,只要自己一門心思好好過,一定會真心換真心。她當時以為陳凱就算不喜歡她,估計心態和自己也差不多,她做夢都沒想到陳凱壓根就看不上她。覺得她不夠漂亮,不夠溫柔,只是以他目前的條件,找不到更好的了,所以勉強同意

對於婚姻,不管我們是因為什麼原因而結婚,既然已經成了夫妻,那就要互相扶持,彼此尊重。很顯然,何芸是這樣的人,但陳凱不是。結婚後,何芸大把的時間都花在了家庭上,裁縫店也差不多算是關閉了。因為沒了後顧之憂,加上碰上好機會,陳凱在事業上倒是越來越好,從一個泥水匠變成了一個小包工頭。

陳凱是一個要面子、虛榮心又很強的人,一旦手裡頭有錢了,自然看不上老家的農村生活。他在城裡買了房子,帶著母親和何芸去了城裡。本來這是好事,人往高處走,生活自然是越過越好才不算辜負我們的付出。但對於何芸來說,似乎不是這樣的,因為老公越發看不上她了。「貧不擇妻」,一般是指當時的條件有限,顧不上挑選,沒有選擇的機會。

婆婆無理取鬧,老公給我一巴掌,四年後見面,我謝他當年拋棄之恩

陳凱就是這麼認為自己的婚姻的,他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如今的這點「成績」,沒有何芸的付出,不會存在。結婚後沒多久,陳凱的母親就中風偏癱了,何芸可以說是把屎把尿,沒有一丁點的嫌棄。幾年時間,婆婆愣是一點肌肉萎縮都沒有,身上也沒長一個褥瘡。更是因為照顧婆婆,小產了一個孩子,也因為沒有好好休息,傷了身體。

直到現在,何芸都沒能再懷上一個孩子。可在陳凱的眼裡,看不到老婆的付出,也看不到有些結果是如何造成的。他只看到何芸結婚四年,還沒有給他生一兒半女,以及日漸憔悴和臃腫的身材。當初實在沒有辦法,才將就娶了何芸,現在自己有錢了,有本事了,陳凱想要拋棄糟糠之妻了

都說有什麼樣的母親,基本上就會有什麼樣的孩子,陳凱和他的母親,在不感恩這一點上,算是「彼此成就」。陳凱原先看不上何芸,現在更看不上了,完全不管母親對何芸的刁難。發生婆媳矛盾,他就一味愚孝,母親說什麼就是什麼。他自己心疼母親一個人把他拉扯大,卻把孝順這個義務,甩給了伴侶。

婆婆無理取鬧,老公給我一巴掌,四年後見面,我謝他當年拋棄之恩

婆婆對何芸一直都不太好,即使兒媳婦照顧她盡心盡力。原先在村裡,因為和親家距離不遠,加上自己家的條件也一般,所以她還有所克制。到了城裡,遠離老家這些人,兒子向來對她的話,唯命是從,又成了大老闆,於是她婆婆的架子,越來越大。一天晚上,何芸給她倒洗腳水,就因為稍微遲了一點。

她大發雷霆,說何芸不孝順,故意用熱水,想要燙傷她。面對婆婆的無理取鬧,何芸小聲辯解,但陳凱回來,只聽母親的哭訴。壓根不聽老婆的解釋,一個巴掌過去,在婆婆得意的眼神中,何芸徹底死心。提出離婚,陳凱理直氣壯,他原本就想離婚了,畢竟外面的女人已經在催了,剛好何芸給了這個機會,他怎麼可能不抓住。

離婚後,何芸本來是想回娘家的,但她又不甘心。畢竟自己為了婚姻,才成了家庭主婦,現在離婚了,自己要不要創業呢?她其實有注意到小區門口的裁縫店,幫客戶定製一些衣服,生意還不錯。她和娘家父母還有弟弟商量之後,在娘家的幫助下,借錢盤下了一家店面。何芸有破釜沉舟的勇氣,加上底子不錯,又肯努力學。

婆婆無理取鬧,老公給我一巴掌,四年後見面,我謝他當年拋棄之恩

又是四年過去,何芸已經小有名氣,生意也越做越大,同時收穫了真正的愛情。反觀陳凱,過於精明算計,做事不懂知恩圖報,離婚之後,不僅沒能再婚,事業上也一直在退步。一次機緣巧合,兩人碰面了,見到前妻如今事業有成,容光煥發。陳凱有點酸溜溜,說:「運氣真好,如今也算是過上好日子了。」

何芸懶得和他扯皮,臉上的笑容帶著諷刺,說:「那還得謝謝你當年的拋棄之恩。」隨後就轉身離去了。世間萬物,皆是因果,每一個人現在的處境,都是當初言行和選擇帶來的結果。文中的何芸和陳凱,目前的處境,就完美詮釋了這一點。生而為人,善良和知恩圖報是底線。願我們都能遇上良善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