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11月12日,67歲的奚美娟憑藉電影《媽媽!》中女兒一角,成功獲得金雞獎影后。

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其實,這不是奚美娟第一次獲得此獎。

早在1990年,她就曾憑藉電影《假女真情》中的出色表演,奪得金雞獎最佳女主的殊榮。

而此次,奚美娟在《媽媽!》中飾演一名患有阿爾茲海默症的大學退休教授,和媽媽(吳彥姝飾演)相依為命。

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入木三分的表演,強大的共鳴能力,把一名患有阿爾茲海默症的知識患者在得知自己得病後的隱忍和冷靜表達得淋漓盡致。

再度拿下此獎,實至名歸。

記得在前段時間,吳彥姝在北京國際電影節上發表獲獎感言時,對奚美娟讚譽有加:「我要感謝扮演我女兒的奚美娟,感謝奚美娟,這個獎有她的一半。」

而在金雞獎頒獎典禮上,奚美娟發表的感言也尤為動人:「我要感謝扮演我媽媽的吳彥姝老師,電影不是一個人能夠完成的工作,但是它又是一個極具個人風格的藝術,我想我今年其實年紀已經不小了,但是我一定還會繼續努力,為中國電影作出我微薄的貢獻。」

作為一名資深的演員,奚美娟演繹的每一個角色,都深深印刻在一代人的記憶中。

出道45年,默默為心中的理想而堅守,在紛繁的娛樂圈中,她不爭不搶,低調為人,經歷了大悲大喜,卻依舊淡然從容。

如今,再度奪獎。

這段路,奚美娟走得坎坷又辛酸,但她卻在用她的經歷告訴所有人:「念念不忘,終得迴響。

01

人生就是一場充滿了奇遇的旅程。

1955年,奚美娟出生在上海的一個普通家庭。

因為還有弟弟妹妹,所以從小當大姐的奚美娟就比同齡人要來得沉穩恬靜。

從小懂事的她,閑暇之餘會在家裡幹活、做飯,照顧弟妹。

雖然生活清苦粗糲,但她卻能從書籍中得到心靈的滋養。

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書香的浸潤讓奚美娟的心靈嗅覺多了幾分的敏銳,也對世界多了幾分好奇。

18歲,她中學畢業,被安排下鄉插隊、鋤草、挖地,身材纖瘦的她要挑著幾十斤甚至上百斤的重物來回運送。

干農活很辛苦,但這對奚美娟來說,並不算得上什麼。

她咬咬牙堅持了下去。

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上天是心疼這個姑娘的,於是在冥冥中給她安排了一個可以逃脫的機會。

那一年,上海戲劇學院要招收新生,奚美娟因為單位的推薦,也參加了考試。

雖然外表並不驚艷,但她身上那種令人難以忘懷的氣質卻吸引了考場老師。

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在表演上,她是一張白紙,但卻並不怯場。

這讓老師尤為讚賞和喜歡。

奚美娟就此成功進入了戲劇學院。

但是,興奮還沒持續多久,她迷茫了,她完全不懂表演,也沒有特長,也不出眾。在眾多好看的女生當中,她成了最不起眼的那一個,因為外表,試鏡機會多次被拒。

她變得鬱鬱寡歡,但幸好學院的老師鼓勵她,讓她學會沉浸在人物中,「當你開始表演的時候,你就不是你了。」

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於是她開始嘗試,一個個寂靜的夜晚,她與演繹的角色共舞,終於摸索出了自成一派的表演方法。

畢業後,她考取了上海人藝的話劇演員,自此,開始了她十幾年話劇演員的生涯。

在話劇生涯中,她拿下了最高獎梅花獎。

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面對著話劇市場走下坡路,她堅守了下來,看著一個個同事離開轉戰影視劇,她說:追求自我價值才是我的目標。

02

不隨波逐流,不隨世沉浮。

清醒地追求自己想要的,這條路奚美娟走了15年。

她一步一步地,穩打穩紮地演繹好每一個角色。

直到1990年,她才開始涉水影視行業,參與拍攝《假女真情》。

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也正是憑藉這部劇中的王玉娟一角,她首次奪得金雞獎最佳女主。

從那之後她成功塑造出了《兒女情長》善良的童建菊,《小蘿蔔頭》溫柔的母親…成為了人們心目中的「媽媽」專業戶。

但影視劇和話劇畢竟不一樣,為了能夠更好地突破,她熱衷於從生活中捕捉細節,並把它作為藝術來源和表演的素材。

在接了劇本後,她會想盡辦法,儘力和她飾演的人物或是相似人物進行交流。

她說,只有更好了解她們,才有利於角色的塑造。

39歲捨命產子!沒出月子就被離婚 她做單親媽媽27年「67歲終奪視後」曝背後心酸

在拍攝《山楂樹之戀》的時候,為了飾演好靜秋媽媽一個「糊信封」的動作,奚美娟特地跑去了江西一家老印刷廠跟老師傅學習做信封。

學了半個月,就為了這個動作,為了畫面上的那麼幾秒鐘。

拍攝《一棵樹》的時候,她不慎腰部扭傷,為了不耽誤進度,她要求在擔架上完成所有鏡頭。

她內心堅信,要用溫度和實力一起去打動、感染觀眾。

她對表演的敬畏和熱愛,讓她即便在後來站在了表演的金字塔尖,但仍就選擇活在金字塔最底層,感受真實地人生百態。內容未完,請按「第2頁」繼續閱讀

第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