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總說“兒子離婚能找到更好的”,誰知,“打臉”來得太快

婆媳關系的好壞,實在難以捉摸,無從下手。

有時好了,婆婆不知情,壞了,關系更惡劣,有時恰好相反,有時好壞參半。

方法有多條,可相處只有一次機會,一旦錯過了,再好的方法,也遠水解不了近渴,關系糟糕了,想要重新恢復,難的可不是一星半點,畢竟心里多了疙瘩。

所以一開始的心平氣和,相互理解,是以后相處良好的基礎,可惜道理都懂,卻都敗在了這里。

婆婆從始至終帶了偏見,再好的經營,也無濟于事。

來自一位讀者的傾訴:

阿梅和老公認識于上學,在一次偶然的校園比賽里,只是一眼,就喜歡上了男人。

于是,她開始了主動追求的征途。

好在幸運,男人對她也是有好感的,兩個人順其自然的相愛了,越是接觸,阿梅越是沉迷,下定決定要嫁給他。

等到畢業了,兩個人商量著見家長,先是阿梅去了男方家里。

他們兩個人的家庭式門當戶對的,一直自信滿滿,覺得沒有問題的她,第一次就迎來了當頭一擊。

進門時,她乖巧的打招呼,卻不想未來婆婆上下打量的眼神,帶著挑剔和不滿。

心里閃過一瞬難堪的她,被男人打破了尷尬,牽著她的手,笑著從們口走了進去。

她心里頓時甜蜜蜜的,忘了剛剛不愉快的插曲。坐下后,全程的話題都被男方的母親掌控,她一個勁兒的夸自己兒子多么優秀,多么孝順,阿梅跟著附和,也覺得男朋友最好了。

聽著她的迎合,婆婆愈發自得,有了被認同的驕傲,又覺得自己這么好的兒子,眼前的女人壓根配不上,心里的嫌棄多了一分。

離開后,阿梅意識到了男朋友的媽媽不喜歡她,可她安慰自己,反正男朋友對自己好,就夠了。

阿梅的父母見了男人倒還算滿意,但從女兒嘴里套出男方家里的不喜,頓時改變了態度,怎么都不肯答應了,因為作為過來人的母親,太知道婆婆不好,有多大的威力。

結果女兒鬧得太厲害,尋死覓活的架勢嚇到了他們,無奈之下,只能答應了這場婚事。

甚至怕女兒去婆家被刁難,彩禮一毛沒要,還陪了嫁妝,原本是為女兒撐底氣,讓對方善待女兒的舉動,可在婆婆得眼里,就是女人自己都覺得配不上她兒子,心虛氣短,拿東西彌補的表現。

她還在親朋好友面前洋洋得意的自夸,說自己兒子多有本事,不花錢都有女人搶著嫁。

抱著這種想法的婆婆,在接下來的生活里,爆發的矛盾可想而知。

婆婆心里覺得兒媳沒花錢,等于免費送,一點價值都沒有,就肆無忌憚的刁難兒媳,今天嫌菜鹽淡了,明天挑剔飯干了。

一點都不體諒她的工作辛苦,就等著她回家又是做飯,又是打掃衛生。

還天天說風涼話,嫁給她兒子,是走了運,積了福,大多數的時候,她會看在男人的面子上忍一時風平浪靜,偶爾會反駁幾句。

可到了這種時刻,婆婆會指著她鼻子說,自家的兒子離開倒貼的女人,再娶完全沒有問題。

眼看著自己堅持不下去,阿梅提出了搬出去,哪怕是租個房子也好,結果不小心被婆婆聽見了,這下婆婆光明正大的挑唆兒子,讓他和這種挑撥是非的女人離婚。

天天鬧來鬧去,再和睦的家也會被鬧散了,何況矛盾層出不窮,充滿問題的家。

在自己媽天天說媳女人配不上他的洗腦下,男人也受了影響,于是和一位同事有了曖昧。

這無疑是壓垮女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婆婆攛掇著離婚,男人沒有堅持,不到兩年的婚姻,就這么結束了。

婆婆總說“兒子離婚能找到更好的”,誰知,“打臉”來的太快。

離婚后,婆婆張羅著兒子的婚事,相親盡挑條件極為出色的女人,可對方聽見男人薪資四千,離異,連見面的機會都不給。

一次又一次的慘遭拒絕,提的要求一次比一次低,眼看著找不到比她好的,盡是不如她的女人,他們才知道了后悔。

轉過身來,又求著阿梅復婚,可已經錯過,哪來的機會重新來過。

人永遠都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女人什么都不要,哭著鬧著要嫁給你的兒子,這不是廉價,而是愛的太多,怕的越多,她沒有膽子去賭,就只能迎合著。

當進了你家門,就是一家人,不能把兒媳視為女兒,也要對她有起碼的尊重,不能理解,也要講基本的道理。

你的孩子是寶貝疙瘩,別人的孩子也是捧在手心長大的,你眼里高高在上的兒子,在喜歡的女人心里,是獨一無二的,在外人眼里,只是普通人。

而作為女人,遇到這種兒子是天上的云,兒媳是地上得泥巴,有著云泥之別的觀念,那么你擱哪她談理解,說道理,她是聽不進去的,只覺得你胡說八道,不屑聽你的話。

對于這種婆婆,最好在結婚前看出來,從而提高注意,避免嫁入這種家庭,若已經結婚了,只能寄希望于男人

爭氣的男人,會完美解決,護著妻子,畢竟做母親的,都會注重兒子的想法,要是男人不管不問,那么離開或許是好的選擇,希望婆婆體諒兒媳,兒媳尊重婆婆,為了家庭的和睦,各自多付出一點。

不然這輩子就是個煎熬,誰都討不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