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屏的“天才譯者”金曉宇發聲:是父母為他的命運破開一扇窗

刷屏的“天才譯者”金曉宇發聲:是父母為他的命運破開一扇窗

 本文來源于公眾號:粉紅club

今天,刷屏的“天才譯者”金曉宇發聲: “父親,是我的發言人!母親,她成就了我的人生。”

小粉就來跟大家分享這個杭州的真實感人故事。

杭州85歲老人從殯儀館打來電話:“我兒子在精神病院,但他是個天才……”

在老伴兒離世這天,金曉宇的父親金性勇終于下定決心,打給報社,自述了兒子金曉宇一路走來的故事。

一次意外讓金曉宇失去了一只眼的光明。

6歲那年,六歲那年,小宇和鄰居孩子一起玩,那孩子手里有一把玩具手槍,可以放小紙球射出來。

萬沒想到那天他放了一根針,一槍打到小宇眼睛里,左眼晶體碎了。

小宇的一只眼睛從此瞎了,只能斜眼看東西。

小宇一直成績優異,突然有一天跟父母說,“我不上大學了,也不要讀高中了。”

本來以為是孩子厭學,可誰想他性格一改往常,不跟家人說話,會突然發脾氣,完全變了一個人。

一生氣就喜歡砸東西,電視劇、冰箱、洗衣機、桌子、書架……都被砸了個遍。

金曉宇的父親說:因為這,我們家一直家徒四壁。

全杭州可能就我家沒有電視機,之前被小宇砸壞了三個,往里面灌水。

冰箱、洗衣機換過好幾個了,還有桌子、書架、柜子、門……

好好的,突然轟一聲,你說怎么辦?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不知道孩子這是生病了。

金曉宇患上躁狂抑郁癥。

當金曉宇提出要考大學,家人喜出望外,給他報了補習班。

小宇高中基本沒上過,幾個月后,高考成績讓人吃驚,離一本線只差3分。

二本志愿填了杭大外語系,分數也超線了。

我們很開心地等學校通知。誰知學校將檔案退回。

檔案里記錄了小宇高中時不守紀律、缺課。

七轉八轉,小宇進了樹人大學,可是只讀了一年就犯病了。

大學上不了,沒辦法只好回家。有兩年小宇埋頭自學,拿到了浙江大學英語系的自考畢業文憑。

但隨后發生了可怕的事情。他服下安眠藥自殺,萬幸的是搶救及時。

父母意識到已經不是簡單的性格問題,趕緊帶小宇去醫院檢查。

去幾家醫院看了,都診斷是躁狂抑郁癥,也叫雙相情感障礙,病人會抑郁和躁狂交替發作。

小宇不上學,情緒低落,晚上不睡覺,甚至自殺,這些都是在抑郁期;

無端猜疑指責別人,狂躁不安,有破壞行為,是轉入了躁狂期。

躁狂抑郁癥,這病來得快去得快,危險就在于不知道什么時候來什么時候去。

吃藥也不能控制,唯一能做的是及時送醫院。

這對當時的金曉宇一家來說,無疑是一場噩耗。

到處治病要花錢,孩子出門闖禍要賠錢,但父母還是竭盡所能滿足小宇的要求。

一次同學會的偶然,金曉宇母親的老同學給小宇提供了一份翻譯的工作。

而小宇也緊緊抓住了這次機會。

每次出門的目的地都是浙江圖書館。他看完了圖書館里所有的外語小說。

他用了六年時間自學了德語、日語,鞏固英語。

看外語電影,他先看帶中文字幕的,看懂后,做一個紙條擋住字幕再看。一部電影反復看N遍,直到完全聽懂。

這一切給小宇帶來的興奮和投入,是躁狂期創造力增強的表現,也是他對抗命運的頑強與不屈。

10年的時間,小宇翻譯了22本書,每一本都廣受好評, 因為全書沒有錯字、病句、錯譯。

南開出版社打電話來祝賀小宇的媽媽, “你們養了一個天才!”

小宇的工作開始步入正軌,但是小宇母親卻病倒了。

在命運面前,在不幸面前,一個家庭就像一艘漂泊的小船,劈波斬浪,沉浮與共。

一個經受磨難的家庭,卻不屈不撓地向上天要一束光。

(金曉宇少年時的家庭合影)

母親患上阿爾茲海默癥,接著日常生活不能自理,在床上躺了三年。

小宇在母親患病期間,從未發過脾氣,還為媽媽做了很多事。

白天他照顧媽媽,負責買菜,每天買媽媽喜歡吃的蝦,飯后洗碗,再給老媽洗臉。

小宇父親管晚上的事,做三餐飯,給老伴剝蝦喂飯。

就這樣一家人互相扶持,小宇發病的次數也奇跡般減少了,一家人過了幾年安穩平靜的生活。

直到小宇因為新書出版問題再次發病入院,母親離世,這個故事才得以被大眾知曉。

毫無疑問,父母是孩子的起點,出生在書香門第的金曉宇,正是站在父母的肩頭,才有機會施展自己的才華。

一個良好的家庭環境,啟迪孩子的一生。

自律、刻苦、勤奮這些后天養成的品質,讓本身身處人生險境的小宇,有了打開命運另一扇窗的能力。

而最讓人感動的莫過于,父母對孩子無私的愛與付出。

金曉宇的母親年邁之后還要去炒股,只為了多賺錢給兒子留足生活費。

父親金性勇之所以把天才兒子的故事,講給記者聽,也是希望老伴走后,他也老了,熱愛翻譯事業的兒子,能得到更多人的幫助。

這讓小粉想到之前寫過的60歲高齡產婦盛海琳,10年間全國各地開講座,為雙胞胎女兒攢下700萬教育創業基金。

感動于小宇有一對偉大又堅強的父母,給予兒子全部的愛與支持;

感動于小宇面對苦難的人生沒有退縮,努力前行。

當上帝關上一扇門的同時,也會打開一扇窗。而這扇窗,是父母為金曉宇砸開的。

當光灑進房間的時候,是愛填滿了整個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