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權圍攻的《鬼滅之刃》“遊郭”,是日本人不可遺忘的歷史印記

被女權圍攻的《鬼滅之刃》“遊郭”,是日本人不可遺忘的歷史印記

被女權圍攻的《鬼滅之刃》“遊郭”,是日本人不可遺忘的歷史印記#鬼滅之刃#

要說近段時間哪部新番熱度高漲,那一定要數《鬼滅之刃》第二季游郭篇。

光是去年年初動畫預告一經上映便引起了熱烈關注,直到12月5日於富士台正式開播。

第二季動畫的劇情緊接於上一部的“無限列車篇”,主角灶門炭治郎一行人跟隨“音柱”宇髄天元來到東京最繁華的不夜城“吉原游郭”,前去消滅潛伏在那裡的“上弦之六”墮姬和妓夫太郎。

在原作漫畫裡,“游郭篇”是一個很重要的篇章,這段故事的劇情也是相當精彩,同時它也開啟了上弦之鬼走向死亡的第一步,因而備受粉絲期待。

而動畫正片出來之後,《鬼滅》在日本推特的話題熱度頓時升到了榜首,可見其人氣之火爆。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隨著鬼滅第二季所引發的社區熱度,一些與之有關的延伸話題也開始被大家所討論,其中大家最好奇的便是該篇劇情的背景舞台—吉原游郭。

01.歷史上的日本風俗業

早在首支預告放出的時候,網上便有人指責副標題上的“游郭”二字,原因是這個詞語過於不雅,不尊重女性,而且還怕會教壞未成年人。

因為在日語釋義中,“游郭”一詞指代花街—受政府允許開設的風俗女郎集中從業的區域,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紅燈區”或“青樓”之類的場所,而吉原本身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日本第一花柳街。

由於這個詞語背後所涉及到的含義及其相關問題,故被大家反復討論。

而要說起“游郭”,它在日本傳統文化裡可是有著一段較為長遠的歷史。

“游郭”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至公元1600年,德川家康在關之原險勝石田三成,並在1603年於江戶市建立幕府,由此開啟了江戶時代,從這時起江戶的經濟就漸漸繁榮了起來。

德川家康在江戶正式開衙建府兩年以後,有個叫莊司勘右衛門的人向幕府提出申請要求開設“游廓”從事風俗生意,幕府便批准了他的請求。

到了元和三年,已經賺得盆滿缽滿的莊司在日本橋茸屋町(東京中央區人形町附近)進一步擴大規模,設立風俗店鋪,而這便是“吉原游郭”的起源。

早期的吉原游郭治安管理相當不好,尤其是江戶地區因為城市規劃混亂和人口密集等因素影響,常年有大火發生,例如發生在1657年的明歷大火,就曾將江戶城2/3的區域給燒成了灰燼,大火持續了兩天,超10萬人遇難。

也正是這場大火,原設立在日本橋的吉原由此搬遷到了淺草,一直發展到了上世紀的昭和時期。

在德川幕府統治下的江戶,庶民的文化娛樂得到充分的發展,在吉原可以看到來自不同階層的客人來這裡尋歡作樂,誰最有錢,誰就是這裡最尊貴的客人。

盡管在那之後吉原依然多次發生火災,到了上世紀還經歷了吉原大火、關東大地震、東京大轟炸等災難,但每次它都能很快恢復過來。

到了二戰結束後由駐日盟軍總司令廢除了相關制度,以及整治條規的出台,曾盛行一時的吉原游郭才正式退出歷史舞台,漸漸地暗淡下來。

而《鬼滅之刃》的故事背景被設定在了日本的大正時期,那時候的吉原就像動漫裡描述的那般繁華熱鬧,其中包括吉原大門、格子女郎等標志性的景物在動畫中均有所展示。

不過作品與現實始終是有差距的,表面上看似光鮮亮麗的吉原游郭,背地裡實則潛藏著眾多的黑暗角落。

歷史上那些在吉原從事風俗行業的游女,很多都是底層出身,因維持生計、抵押還債而被迫走上這條道路的,人身自由被徹底束縛,一輩子都只能被困在小屋子裡出不去。

每天都在面對形形色色的陌生男性,把自己當成“商品”一樣來為自己換取錢財。

而且一旦生病或衰老,結局只有被拋棄和死去,這樣的人生對當時的日本女性來說是極度不平等的,也是現代觀念中被人們所唾棄的文化現象之一,這也使得有關於游郭的歷史文化,在現代日本民眾眼中是非常復雜的話題。

例如去年12月8日,江戶東京博物館在官網發布道歉公告,原因是之前在介紹吉原歷史文化的時期使用了一些光鮮靚麗的宣傳詞,結果遭到網友的抵制和投訴,不得不撤銷宣傳。

再說回《鬼滅之刃》,自動畫開播以來,該作品在國內外的人氣一下子躥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日本那邊更是到了家喻戶曉的地步,幾乎男女老少都看過它。

因為在那之前也有相當一部分人沒聽說過有該作品(或者說沒了解過後續的劇情發展),所以在得知第二季推出的消息時,某些人才注意到這部番劇中存在的設定,從而遭到了他們的上映抵制,據說還有“女拳”在網上發起投票,希望能有參與者來抵制動畫。

但如今的所有事實也已經證明,哪怕有這般的輿論環境,鬼滅第二季還是如願以償地播出了。

這件事情的結果,可以說是網友們與其說抵制,倒不如說他們等第二季上映都等不及了,哪還管什麼爭議不爭議的。

或者說,這些都是他們歷史記憶的一部分,既然是歷史上存在的,那就應該好好記住,而不是因為所謂的“不尊重女性”而掩埋它。

02.歷史文化不該被掩蓋

吉原游郭,因其獨特的風俗氣息,歷史上就曾吸引過不少讀書人去那裡光顧和取材,借以吉原為舞台創作過不少的通俗文學作品,比較著名的代表作就有文學家井原西鶴的處女作《好色一代男》。

該作的男主人公在品行上也是“人如書名”,通過其繚亂的一生為主視角,向讀者們揭示了日本江戶時代的商人、平民和游女的真實生活,被世人譽為江戶時代的《源氏物語》或日本的《金瓶梅》。

井原西鶴在日本歷史上有著很重要的文學地位,他的作品對於日本近現代文學影響巨大,為很多創作者提供了豐富的參考資料和素材,後世的許多藝術娛樂作品裡多少都能看到井原西鶴的影子。

例如日本著名導演溝口健二在1952年上映的電影《西鶴一代女》,便是改編於井原西鶴的作品,據說影片的劇情基本忠於原著。

而吉原在日本乃至世界文化的影響力也不容忽視,日本著名的“浮世繪”藝術便是起源於此,江戶時代市民文化的盛行,許多民間畫家將當時人們的日常生活、風景、演劇等畫面記錄在版畫中,因而又被成為日本的風俗畫。

畫師們的作品和技術成就經世人代代相傳,為這一藝術形式開創了先路,並在之後的19世紀中通過印刷圖片流傳到歐洲各國,給以梵高為代表的印象派畫家帶來了很大的藝術啟發,影響極其深遠。

此外,吉原自身那種紙醉金迷、物欲橫流的社會風貌很有魔幻現實主義的色彩,就跟當時的“九龍城寨”那樣,是很多影視、動漫、游戲等現代娛樂產業都喜歡使用的文化題材之一,很多創作者會借用這一層色彩來披露出舊時代社會下底層生活的慘淡(甚至可以將其理解成“古代的賽博朋克”)。

例如剛才提到的導演溝口健二,他還制作過不少有關以這些底層女性為敘事角度的電影—《赤線地帶》、《祇園歌女》和《青樓姐妹》。

動漫方面涉及過吉原題材的作品除了《鬼滅之刃》,還有日本著名吐槽漫《銀魂》也有一章與此相關的“吉原炎上篇”。

在該篇劇情中,夜王鳳仙因為對“吉原第一花魁”日輪有著近乎病態的糾結感,故而將她囚禁起來使其屈服於自己,而養子晴太為了從夜王手中贖回母親便偷走了銀時的錢包,由此開啟了該篇的故事。

夜王對日輪的囚禁,母子倆的悲慘命運,其中所映射的便是歷史上吉原女性的普遍生活寫照。

此外,吉原自衛隊“百華”的首領月詠也曾講過,吉原的游女們並非商品,她們也都是人類。

銀魂的吉原是被二次改編過的,而鬼滅的吉原則是依照歷史來描繪的,但無論是哪一種,它們都沒有刻意回避游女們的人生一角。

作為日本傳統文化的一部分,吉原游郭不僅催生出了諸多以此為舞台的經典作品,涵蓋了繪畫、文學和影視、ACG等領域。

同時它也是過去幕府時代社會面貌的重要參考物,有著很重要的歷史地位和意義,從這一點來講它就不應該因現代作品的緣由而被所謂的“女拳”給否決了。

而且換個角度來思考,只有了解過這背後的黑暗歷史,才能更加清晰地看明白如何去尊重女性,因為歷史是一面鏡子,能為後人映照出世道變遷、人事浮沉的規律。

就因為不符合現代價值觀,而將歷史存在的事實給刻意隱瞞掉,說得好聽就是無理取鬧,說難聽點就是罔顧歷史事實,其態度與否認二戰罪行基本一致。

03.游郭並未消失

其實從舉報游郭篇這件事來看,舉報者的做法其實也是非常可笑的,因為TA只看到了動漫作品上的游郭,卻沒有看到現實中仍然潛藏著的“游郭”。

盡管吉原已經成為歷史的一部分,但背後的風俗產業卻並沒有因此消失,而是躲到了現代日本的各個角落裡。

《銀魂》萬事屋三人組所居住的“歌舞伎町一番街”,在現實原型中便是傳統風俗業與現代亞文化產業融合而成的紅燈區,裡面到處都是那種“牛郎”或“陪酒女”等從業者,相當於是現代版的“游郭”。

當然本質區別在於,現代的游郭已經沒有了所有的人生自由的禁錮,更多只是從業者出於高薪酬、其它方面能力不足等等因素考量而選擇為之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和當代社畜們其實也沒有多大差別了。

素有日本第一牛郎之稱的羅蘭就混跡在這裡。

人性的原始欲望,歷史傳遞下來的傳統風俗,以及現代人的夜生活,這幾大因素的共用作用才是風俗業一直存在的原因。

如果那些女權人士真覺得游郭冒犯了自身利益,那最應該做的應該是去舉報這些三次元的游郭,而非將怨氣發洩在反映歷史的動漫作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