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突然結婚,新郎不是我?”小伙一怒報警,要讓女友得到懲罰

臨近春節,

25歲的四川巴中小伙閆某某,

正等著在外打工的女友回老家,

一起談談他們的婚事。

不料得到一個震驚的消息:

女友其實已回家,

還和別人舉行了婚禮!

等女友回家談婚事

卻聽說女友將和別人結婚

小伙閆某某向記者講述,1月13日,原本和自己談婚論嫁的女友伏某,卻和一名武漢男子舉行了婚禮。

閆某某介紹,女友伏某沒回老家前,兩人在微信上約好,等她回老家,就向其父母說說他們的婚事,然而,沒想到的是伏某竟悄悄帶著另一男子回家結婚。

閆某某說,他原本想著兩人快要見面了,一起說說辦婚禮的事。不料,1月3日,親戚說得到消息,伏某要和別人舉行婚禮了。

閆某某大吃一驚,立即和女友伏某聯系,“當時她說在廣州上班不方便接電話,等她回來解釋清楚。”將信將疑的閆某某,要求女友在微信上共享位置但被拒絕。

后來,閆某某打聽到伏某的父母已經在發喜帖:2020年1月13日伏某將與劉某舉辦婚禮。最不愿相信的消息,看來是真的了。

閆某某無法形容當時的心情,把這個“結婚消息”在微信上發給伏某,想問個清楚。伏某回復道,這個婚事她不同意,還是會和他在一起。

女友聲稱人在廣州

卻被他在四川老家找到

雖有女友的“表態”,但她的父母已發出了結婚請客信息,而且女友為何一直不愿共享位置?閆某某表示,“心里總感覺不踏實,一直懷疑她說的是真是假。”

于是,閆某某多處打聽女友的信息,發現伏某的確已經回到四川巴中老家,并且還帶著另一武漢男子劉某回到家中。

閆某某通過微信質問伏某為什么騙自己,這時,伏某仍聲稱自己在廣州上班,等回家后再說。

但,紙最終沒有包住火。

1月5日晚,閆某某試探說要去找伏某。伏某說親戚病逝辦喪事,改天說。至此,女友聲稱沒回家的謊言被拆穿。閆某某立即趕到喪事現場,將伏某喊到一邊并帶走。從當晚10點到次日早晨4點,閆某某和伏某在一起呆了6個小時。

伏某母親說,閆某某突然帶走女兒,他們多次打電話都未接通,最后通過女兒的手機視頻才確認兩人在一起。她說,他們怕女兒和閆某某私奔,也怕閆某某氣憤之下帶著女兒尋短見,于是報了警。

閆某某告訴記者,在接到沙溪派出所民警打來的電話后,便將伏某送回。

兩人曾退婚后“復合”

女方多次向他“借錢要錢”

伏某的父親介紹,閆某某和女兒在2015年左右,通過親戚作媒,認識定親。但是,2017年春節正月初六,閆某某在女方家里和伏某動了手,“還沒有結婚,在我家里打我女兒,我怎么能夠把女兒交給他。”當年正月初九,閆某某父母到伏家,兩家人正式退親。

閆某某提供的QQ聊天記錄顯示,2018年初,閆某某和伏某再次聯系上,幾個月后向伏某以自己開店賣衣服為由向閆某某提出借錢。

隨后,兩人恢復了“男女朋友”關系,在閆某某的微信聊天記錄里面,記者看到,起初男方提出恢復關系,但女的不同意。

在恢復聯系后不久,伏某開始稱閆某某“老公”或者“親愛的”,閆某某則稱呼伏某“老婆”。期間,她多次向閆某某借錢和要錢。閆某某說:“從2019年5月開始到年底,每個月都有多次轉賬,共計近2萬元。”

聊天信息顯示,伏某要求閆某某不要把借錢和兩人還在聯系的事情告訴她的父母,閆某某一切都按照伏某要求的做,買口紅,買手機……閆某某說:“只要她說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不騙我。”

但是,2019年年底,閆某某多次向伏某提到結婚的事情時,伏某就開始推諉,希望閆某某堅持到自己回家后再說。直到伏某的“謊言”被拆穿……

女方父親表示還錢

小伙拒收,報案稱女方詐騙

1月6日,閆某某將伏某送回后,伏某的父親才知道女兒向閆某某借過錢。

第二天,伏某的父親就給閆某某打電話說,要當著派出所民警的面把錢還給他,“欠你2萬元,我還你2.5萬,應該沒有話說了喲。”

但是,伏某的父親在沙溪派出所等了一上午,閆某某都沒來。

好不容易打通電話,閆某某稱:“我拒收,現在已經不是錢的問題了。”

閆某某告訴記者,“其實,我當天正在通江刑警大隊報案,(因為)認為伏某是婚姻詐騙。”

閆某某說,伏某一邊和自己說要結婚,私下又帶著劉某回到老家,其父母還發通知要辦婚禮。閆某某認為,伏某在欺騙自己感情的同時,還“騙”了自己近2萬元錢,同時在和劉某交往。他認為,“伏某已經構成詐騙。”

伏某的父親則告訴記者,閆某某提出過要賠償他4萬元,稱其中2萬是女兒伏某借他的錢,另外2萬元則是因為這事耽擱了他工作,是誤工損失費用。伏某父親認為:“我女兒向他借2萬,我還他2.5萬已經很有誠意了,他居然還要誤工損失費用。”

對此,閆某某告訴記者,自己有車,在做拉沙石的活兒,每天開銷要2000~3000元,因為這事兒自己耽擱了7到8天。他還表示:“她騙我,就要付出代價,我寧愿不要錢,也要讓她得到應有的懲罰。”

女方婚宴已辦

他曾想“大鬧婚禮”后來放棄……

1月13日,伏某與劉某辦了婚宴酒席。

閆某某曾把與伏某的聊天信息打印出來,本準備在其婚禮現場散發。警方勸說他等著配合警方調查。于是,他放棄了這個舉動。

伏某的母親說,在辦宴席前,問女兒喜歡閆某某還是劉某,她說還是喜歡閆某某。但當初閆某某對女兒動手后,丈夫就沒收了女兒的手機,斷絕了兩人的信息來往。現在,伏某的父母都不同意女兒嫁給閆某某。

“我們認為劉某老實,要女兒嫁給他,不同意她和閆某某結婚。”伏某母親說,2017年劉某經人介紹和女兒認識后交往,雙方父母也見面表示同意。而閆某某和女兒恢復男女朋友關系,她是發了女兒結婚辦席的通知后,才聽說他們還在聯系,而丈夫此前也不知道。

伏某的父親則告訴記者,1月5日晚上,閆某某單獨將女兒帶出去6小時的行為,讓他和妻子對閆某某徹底失望。如今,即使閆某某和女兒互相喜歡,也徹底不同意他們在一起。

對于今后,伏某的父親說,因為1月13日女兒和劉某已經在老家辦了結婚酒席,就差扯結婚證了,按農村的風俗兩人已經“結婚”,如果女兒伏某婚后還是要和閆某某保持聯系,“她該受法律制裁的受法律制裁,我已經管不了。”

警方回應

女方一家已配合接受調查

1月16日,記者致電通江縣公安局了解到,從1月13日到1月15日,伏某一家已配合刑警大隊接受調查。

如今,伏某和劉某在通江的結婚酒席已辦,閆伏兩家關系徹底斷裂。

閆某某表示,自己等著警方調查結果,這件事傷了自己的面子,要追究伏某的責任。“如果能確定事實,判刑最好,要讓她得到應有懲罰。”

【律師說法】

這種“戀愛”算不算詐騙?

需認定雙方是借貸關系還是贈予

四川瑞利恒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建說,男女之間談戀愛花錢,其實很正常。閆某某給女友伏某錢的過程中,到底是借錢,對方要錢,還是贈予,這需要警方對每一筆錢進行性質認定。

北京市君澤君(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小虎介紹,閆某某轉給伏某每一筆錢的性質到底是借貸關系,贈予還是對方要錢,都需要警方最終的調查確定。如果伏某以男女朋友關系在借錢后本意就不想歸還,這部分錢也可以認為涉嫌詐騙,金額超過5000元以上,則構成詐騙罪。

陳律師還表示,伏某同時和兩人交往確實是道德問題。

來源:成都商報·紅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