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偶兒媳身患重病,婆家置之不理,婆婆暈倒竟被說是在做戲

邵娟在床前讀著一封信,她告訴尋情小組,丈夫劉強在2016年突發腦梗去世,這封信是寫給丈夫的兩個弟弟的,他跟丈夫的弟弟們之間發生了什么。

從房屋的裝潢中不難看出,邵娟如今的生活過得十分窘迫,每個月1000多元的退休工資,是他唯一的經濟來源,他告訴記者,婆婆葛月紅在鎮上有三棟房子,2006年簽下分家協議,將三棟房子分給三個兒子,丈夫離世,如今,他只想拿回屬于自己的那部分財產,用來看病,卻遭到了婆家的拒絕,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邵娟和劉強結婚以來,一直在外租房居住,當婆婆葛月紅將房子分給劉強后,夫妻二人便將多年的積蓄,用于房屋裝修,即使劉強去世,但邵娟還是劉家的兒媳婦,為何兒媳遇難,婆家人卻見死不救呢,尋情小組跟隨邵娟找到了婆婆葛月紅。

葛月紅的三棟樓房,位于株洲市路口區朱亭鎮,每棟樓房均有三層,邵娟告訴尋情小組,他們所分到的那棟,市場價大概為30萬元,葛月紅經營著一家小賣部,面對兒媳邵娟的到來,他熱情的迎到了家中客廳,從房子裝修上看,葛月紅的經濟條件似乎不錯,可當邵娟提出需要錢治病時,葛月紅卻表示現在賣房是不可能的,但是邵娟可以隨時住回來,,邵娟告訴尋情小組,這棟樓房的家具,都是由自己和丈夫添置,丈夫過世后,婆婆竟然把他的床上用品都丟了出去,這讓他感到十分寒心,事實是否如邵娟所說的這樣呢。

面對邵娟的控訴,葛月紅表示十分荒唐,他是出于好心才將兒媳的東西洗掉,并收了起來,沒想到換來的卻是兒媳的埋怨,那既然是一場誤會,雙方能否好好溝通呢,如果葛月紅不肯賣房,邵娟又打算如何做呢。

葛月紅表示,雖然將房屋分給了三個兒子,可在他有生之年,房屋所有權還是歸他所有,三個兒子只有居住權和管理權,邵娟如今就要求賣房變現,毫無道理可言,甚至邵娟還因為他的二兒子劉斌是公務員,用堵在劉斌單位門口的方式來威脅他,這讓葛越紅越想越氣憤,他走到門外喊鄰居來評理。

2006年因為三個兒子均已成家,葛月紅便簽下分家協議,將三棟房子分給三個兒子,葛月紅告訴尋情小組,分給大兒子劉強的這棟樓房,裝修所用的材料費都是他支付的,可邵娟也表示,自己拿了十幾萬給丈夫用于裝修,對于房子的裝修費用,雙各執一詞,眼看著雙方吵得不可開交,站在一旁的鄰居似乎有話要說。

周圍鄰居紛紛表示葛月紅操勞一生,大兒子劉強生前欠下的債務,都是葛月紅在償還,如今邵娟還上門要錢,他們都替葛月紅感到不公,或許是鄰居的討論,勾起了葛月紅的傷心往事,又或許是被邵娟氣的怒不可遏,葛月紅走進房間似乎身體有所不適。

在鄰居和尋情小組的攙扶下,葛月紅躺在了沙發上休息,見此場景,邵娟認為,葛月紅是在故意裝病來躲避他,為何他身為兒媳,不僅不去關心婆婆,反而懷疑是故意的呢,由于葛月紅身體不適,尋情小組通過電話,聯系上了葛月紅的小兒子劉洋。

從劉洋的語氣里不難聽出,他對大嫂邵娟極其反感,母親年事已高,大嫂不僅沒有盡到贍養的義務,反而惦記著家里的房產,這完全是無稽之談。

劉強和邵娟在一起18年,劉強去世時還不到45歲,對于他短暫的人生而言,邵娟是陪他度過了近半輩子的人,由于劉強有遺傳性高血壓,一直需要服藥,便沒有生下一兒半女,雖然邵娟之前有個兒子,但兒子從小跟著前夫長大,關系并不親近,現在他沒有依靠又身患疾病,該如何解決眼前的困境呢,第二天,邵娟約了葛月紅的小兒子劉洋,和二兒子劉斌的律師見面。

原來在2006年簽署的這份分家協議上,第五條白紙黑字的寫著,房屋所有權歸葛月紅,在他百年之后,兒子們才有權進行出售等處理,可如今邵娟生活窘迫,需要錢來解燃眉之急,劉家人為何不提供幫助,反而做的如此決絕呢。

劉洋告訴尋情小組,他并非無情無義,大哥去世后,他和二哥劉斌曾在2019年就提出,在母親百年之后,給予邵娟7萬元的補償,可就在雙方準備在協議上簽字時,邵娟卻反悔了,劉洋認為邵娟就是不知足,想要更多的錢。

邵娟認為雖然房屋所有權不歸她,但用于房屋裝修的錢應該退還,而劉洋表示,首先裝修款不值15萬,其次房屋裝修的材料錢都是母親出的,邵娟的訴求完全是獅子大開口,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此時劉洋提出要跟尋情小組單獨談談。

劉洋坦言道,大哥生前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母親在他身上花的錢是兄弟間最多的,而大嫂邵娟的生活,也并非如他所說的那般窘迫,劉陽認為邵娟現在來要錢,無非是覬覦劉家的房產。

劉洋告訴我們,邵娟在路口區有一套單位的集資房,是大家眾所周知的事情,尋情小組得知葛月紅身體無大礙便單獨找到葛月紅,了解更多情況。

見到尋情小組的到來,葛月紅拿出自己為劉強償還裝修款的憑證,他告訴我們,邵娟不僅沒有履行兒媳的義務,對他進行贍養,就連劉強的身后是作為妻子的邵娟,也沒有承擔起來,而是由他這個做母親的一手操辦。

劉強過世后,邵娟認為如果他來操辦后事,就要把人情錢帶走,但葛月紅認為,人情錢大都來自附近的村民,日后需要他來還禮,雙方意見相左,邵娟便表示,對劉強的喪葬之事一概不管。

從始至終,邵娟想要的都是現金,對于劉家人,要等到葛月紅百年之后,才能給補償的行為,他表示不理解,邵娟告訴尋情小組,如果能夠給現金,他可以只要6萬元,那么面對邵娟提出的訴求,弟弟們是否會同意呢,就在這時,小弟弟劉洋主動提出,要與尋情小組見面。

2016年9月,劉強被診斷出尿毒癥,兩個月后劉強不幸離世,劉洋告訴尋情小組,大哥之所以會死亡,是因為沒有堅持做透析,而這和大嫂邵娟脫不了關系,他認為身為妻子應該督促丈夫去治療,而不是置之不理,而身為兄弟,他覺得自己已經做的夠多了。

劉洋告訴尋情小組,由于大哥沒有對自己的人生做好規劃,再加上身體不好,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但三兄弟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十分深厚,大哥有困難時,他們兩個弟弟都會盡力相助,甚至在分家產這件事上,也生怕虧待了大哥。

劉洋表示,作為弟弟他一直都很尊敬大哥,那如今大哥過世了,是否能不看僧面看佛面,滿足邵娟的訴求呢,對于邵娟提出的訴求,劉洋又會作何回應呢。

劉洋態度強硬,表示母親已經決定,把分給大哥的那棟房屋分給他,但他不會再與邵娟簽訂協議,更不用說給現金了,難道曾經的一家人,如今真要鬧到對簿公堂的局面嗎,劉家二兒子劉斌對此事又是何態度呢,尋情小組當即撥打了劉斌的電話。

在電話里,劉斌表示他愿意和邵娟簽署協議,等到母親百年之后對他進行補償,可如果邵娟要的是現金,那他也無能為力,那么根據法律,邵娟能否得到婆婆當年,分給丈夫劉強的房產呢,尋情小組咨詢了律師。

律師告訴尋情小組,房屋的所有權屬于葛月紅,并不是劉強的財產,所以邵娟沒有權利將房屋出售,且葛月紅尚在人世,他可以隨時更改協議內容,因此對于邵娟而言,與劉家人簽署補償協議,會是一份更好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