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父母生下弟弟后,他被趕出家門,弟弟意外去世,上門求養老被拒

養父母生下弟弟后,他被趕出家門,弟弟意外去世,上門求養老被拒

1981年,河北滄州的魏忠明和妻子已經結婚五年時間,可妻子始終懷不上孩子,然而,在這個時候,卻意外撿到一個孩子。自從有了這個孩子后,魏忠明和妻子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畢竟此時的他也是有兒子的人了。但兒子當時還沒名字,他跑到鎮上,找了一位老師,給兒子取名魏文軍。

魏文軍在被養父撿到時,已經快一歲了,他在這個家庭度過了美好的7年時間,但到了1988年,養父母突然喜得貴子,這讓魏文軍的地位發生了變化,起初還好,好吃的都是緊著魏文軍吃,但到了弟弟說話走路的時候,逐漸失去了父母的寵愛。

那個時候的魏文軍學習成績非常優秀,可面對養父母的偏心,不敢提任何意見,他心里清楚,自己是撿來的,更害怕被養父母趕出家門。

忍辱負重幾年,最終還是難逃被趕出家門的命運。

14歲那年,魏文軍被喝醉酒的養父無緣無故地打了一頓,氣不過的魏文軍質問養父:“為何打我,我又沒犯錯。”

養父聽到魏文軍的反駁,二話不說,又是幾巴掌,并且讓他滾出家門。

魏文軍從來沒有反抗過父親,但這次,他不再忍受。只帶了一件單薄的衣服,便離開了家,而這次離家后,再也沒有回來。

他就這樣一路走,后來到了保定市,年少無知,被一個“善良”的叔叔騙去做工人,可魏文軍只有14歲,什么都不會,那個善良的叔叔很耐心的教他做事,在半個月后,魏文軍做的有模有樣。

當時那戶人家正在建新房,魏文軍忙碌了四個多月,終于完工,可此時的魏文軍并沒有去處,但總得拿了工錢才能走人,對方仗著自己是大人,不僅不給一分錢,還讓村里人打了一頓。

魏文軍又成了無依無靠之人,在保定街頭流浪,餓了就上門乞討,困了就找一處避風的地方睡覺。半個月后,一個年輕的女人收留了魏文軍,害怕再次被騙,問對方為什么要收留自己。

對方說:“你很像我弟弟,可惜我弟弟去世很多年了。”

就這樣,魏文軍來到這個家庭,認這個女人做自己的姐姐。姐姐的丈夫是一個不善言談的人,看上去面色不善,但對魏文軍很心疼,尤其是知道自己的身世后。

在這里,魏文軍幫助這個姐姐做家務,也會到街頭賣饅頭,后來魏文軍跟著姐夫一起賣瓦罐,每次出去都是一兩個月,但好在確實掙錢,姐夫給魏文軍買新衣服,新鞋子,更會帶他去吃羊肉。

時間久了,魏文軍也一天天在長大,跟著姐夫做生意學到不少本事,后來就自己獨立去做,掙的錢全部交給姐姐。有次魏文軍被人搶劫了全部的家當,姐姐不僅把自己賺的錢拿出來,還多給了他1200元,這個時候,他徹底地相信了姐姐。

正當一切都在順利發展的時候,他的老家,也就是養父生活的村子,有一個人在滄州打工,見到魏文軍,說:“你爸媽找了你好久,你怎么在這?”

魏文軍說:“我被養父趕出家門了,他不僅打我,還不給我飯吃。”

那個人也沒說什么,只是讓魏文軍回去看看他的養父。

但傷透了心的魏文軍,壓根就沒把這話當回事,可養父在幾個月后找了過來,拽著就讓魏文軍回家,看到這個無理的男人,姐夫對著他就是一頓打,養父走了,口中喃喃的喊著不認這個兒子了。

生活又恢復了平靜,幾年之后,弟弟找了過來,說想哥哥了。

魏文軍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可他不想讓那滴淚水留下來。兄弟倆交談了很久,弟弟在這里住了幾天后,便去了別的地方打工,而到了2007年的時候,魏文軍的生意越做越大,也在這個時候娶了媳婦。可弟弟是個不省心的孩子,經常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每次都會來求魏文軍的幫助。畢竟兄弟一場,魏文軍也是每次都幫著弟弟。即使妻子再三勸阻,但魏文軍也不忍心拒絕弟弟的請求。

久而久之,魏文軍把這個弟弟寵得有些過分,2011年,24歲的弟弟酒駕出了車禍去世,雖然魏文軍很心痛,可他沒有回到老家吊喪。

自從經歷了失去兒子的痛苦后,魏忠明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可這個時候,他想起來魏文軍,自己還有一個兒子,以后養老也有指望了,總不會見死不救么。

2018年,魏忠明來到魏文軍的家里,求著養老,但魏文軍早已不認這個父親,被拒絕的魏忠明惱羞成怒,在街頭罵罵咧咧的說魏文軍是一個不孝子,連父親都不管,眾人齊齊看向魏文軍,他頭也不回的進了房間,喝起了悶酒。

后來姐姐和周圍的鄰居說明了情況,都說這種人不能管,自此之后,魏忠明再也沒有找過魏文軍。

【注:圖片來源于網絡侵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