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在世間徘徊了1500年的騎士,終於完成了他最後的使命

這位在世間徘徊了1500年的騎士,終於完成了他最後的使命

看過06版《fate stay night》的老月廚們,應該都不會忘記動畫最後這個場景:

重傷的saber躺在樹下,剛剛從夢中醒來,她將聖劍交給了身邊最後的騎士貝狄威爾,令他將劍還給湖之仙女。

貝狄威爾還劍之後,saber永遠地合上了雙眼,一陣微風拂過,將她的靈魂帶往阿瓦隆,ED《與你的明天》適時插入,賺取了無數觀眾的眼淚。

時過境遷,當年這部讓無數觀眾”身中王毒不能自拔”的動畫看上去已經有些古董感,畫面和演出都跟不上時代。

關於那位身為騎士王的少女的結局,也經蘑菇之手重新書寫,而這重新書寫的故事,最近又被搬上了大銀幕。

這個新的故事,就是FGO第一部第六章《神聖圓桌領域》,動畫化之後的本章劇情,分為上下兩部劇場版。

上半部已經可以找到資源,屬於是「慘遭小太刀動畫化」,觀感一般。

下半部最近流出了部分片段,這些片段的演出水準很強,導演從小太刀的手裡搶來了筆,沒讓他發揮”奇思妙想”。

當然啦,這裡也不是向各位安利去玩FGO這遊戲,畢竟一旦入坑,這石頭就怎麼都不夠……

FGO最大的優勢,還是其優秀的劇情,而這一優勢也取決於某一章節寫手的水平與發揮。

不過比較殘念的是,目前除了蘑菇本人之外,最靠譜的作者竟是東出佑一郎,而”甲級戰犯”當屬戀愛腦櫻井光,堪比高達界的岡田磨裡。

而我今天要向大家推薦的《神聖圓桌領域》,就出自蘑菇本人之手。

在這個全新的故事中,僅在《fate stay night》中留給觀眾驚鴻一瞥的貝狄威爾站到了故事舞臺的中央。

為了使大家更好地理解這個故事,先容我介紹一下「特異點」的概念。

FGO第一部的大BOSS蓋提亞為了毀滅人類史,從人類史中選擇了7個關鍵時間點。

他將聖杯送回這些時間點,持有聖杯的勢力使歷史在這個節點上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而主角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搶回這些聖杯,修復被篡改的歷史。

《神聖圓桌領域》的故事發生在西元1273年的耶路撒冷,在這個特異點裡,沒有十字軍,沒有伊斯蘭軍隊,甚至連耶路撒冷都化作沙漠。

從十字軍那裡搶來了聖杯的太陽王——從者拉美西斯二世也只能在沙漠中偏安一隅,勉強維持著必將消亡的小農社會。

在這片沙漠中,最為耀眼的城,就是獅子王阿爾托莉雅的白堊聖城卡美洛,最為強大的軍隊,是她麾下的圓桌騎士率領的肅正騎士部隊。

卡美洛每隔一段時間會進行”聖拔”,通過了選拔的人可以進入聖城,從此不再需要在惡劣的沙漠環境中艱難求生。

沒有通過選拔的人也無需考慮這些了,因為獅子王會命令圓桌騎士將這些”不值得被拯救的人”直接殺死。

在追隨獅子王的圓桌騎士中,有曾經背叛過她的蘭斯洛特和莫德雷德,有說她不懂人心的崔斯坦,還有一直忠於她的高文和阿格文

然而,她最忠誠的騎士、和凱爵士一起從小就陪在她身邊的貝狄威爾,決心向她舉起叛旗。

他無法容忍亞瑟王現在的殘暴行徑,他要用他的銀之臂親自糾正亞瑟王的錯誤。

FGO中的貝狄威爾,基本遵循了《亞瑟王傳說》中的原典形象。

因為獨臂,貝狄威爾的戰鬥力並不強,遠不如《亞瑟王傳說》中那幾位戲份最重的騎士——蘭斯洛特、崔斯坦、高文。

莫德雷德也這樣懟過他——

“你能留在圓桌騎士裡,只是因為得亞瑟王寵信罷了!”

不過,貝狄威爾得受寵,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在圓桌騎士這堆「扭曲的王廚」裡,貝狄威爾算是碩果僅存的「正常的王廚」了。

也許這是因為,除了他之外,其他騎士都沒見過亞瑟王還沒成王的模樣。

只有在貝狄威爾面前,亞瑟王才能短暫地放下王的擔子,露出那麼一絲疲態。

在《神聖圓桌領域》中的貝狄威爾,似乎因為作為從者登場而得到了加強,他缺失的那條手臂,變成了銀之臂。

在主角方戰力捉襟見肘的前期,這條銀之臂的每一次閃光,是大敵臨陣前的希望。

他第一次使用這條銀之臂,就將主角一行人從卡美洛城門前救出。

他剛開始只想獨自去覲見亞瑟王,詢問其真意,而主角一行人也要調查卡美洛,雙方不約而同地混入了”聖拔”的人群中

“聖拔”中的殘忍行徑令他們震驚,圓桌騎士高文和肅正騎士一起對那些難民大開殺戒

擁有加護的高文,能在夜空中喚來太陽,被太陽祝福的他,將主角一步步逼至絕境。

親眼目睹了獅子王和圓桌騎士的暴行後,貝狄威爾放棄了單獨覲見的天真想法。

他果斷地站了出來,第一次施展了銀之臂的光輝,將主角一行人救下,高文也沒想到,這個獨臂的騎士,居然能和他過上兩招(電影裡直接把高文幹趴了)。

他加入了主角方,他要一路打倒那些曾經的隊友,走到獅子王的面前。

剛開始,因為他圓桌騎士的身份,站在原住民那邊的哈桑不信任他。

不過,在他用那條銀之臂數度擊退了曾經的隊友、保護了村莊之後,他也被接納進了村子。

只是,當主角無意中問起他身為圓桌騎士卻不在亞瑟王身邊的原因時,他閃爍其詞地解釋道,因為自己被召喚得比較晚,當時卡美洛已經建了起來。

擁有千裡眼(類似於預知技能)的阿拉什,看出了他的外強中干。

阿拉什看得出來,他有追求自我毀滅的傾向,而他每一次使用那條手臂,都將自己往毀滅的深淵推了一步。

這位東方的大英雄勸誡他,無論有多麼自責,都不要把自毀作為目的。

阿拉什雖然這樣勸誡他了,但是,當他們的村莊被獅子王的聖槍倫德米爾德鎖定的時候,這位大英雄沒有別的選擇。

他只能使出那個會使他身隕形滅的寶具,以此抵抗獅子王的聖槍。

在歷史上,阿拉什的這一箭終結了長達60年的戰爭,在特異點裡,這一箭擊潰了象徵神明的天罰。

之後的戰鬥越來越嚴苛,貝狄威爾一次次地對圓桌騎士們使出銀之臂,一次次釋放那灼熱的光輝。

他失去了很多現在的隊友,也看到許多曾經和他把酒言歡的圓桌騎士倒下。 終於,他如願來到了獅子王阿爾托莉雅的玉座前。

而此時,他的外形已經開始崩潰了。

直到這個時候,他的偽裝才完全卸下——他根本就不是從者,而是一個徘徊了1500年的人類。

在這個特異點中,最大的錯誤不是由聖杯釀成,而是由他的”錯誤”釀成——他沒能完成亞瑟王交予他最後的使命。

貝狄威爾很清楚,把聖劍還給湖中仙女,就意味著亞瑟王徹底死去,執行這個命令,就像是親手殺死亞瑟王一樣。

在傳說中,他前兩次都沒能把劍歸還,他所編造的還劍謊言被亞瑟王識破,第三次,他終於下定決心,將劍歸還。

而在這個特異點裡,他第三次也沒能狠下心把聖劍還回去。

沒能徹底死去的亞瑟王,在失去了所有記憶的情況下,拿起了聖槍,成為彷徨的亡者之王。

千年的時光,讓她與聖槍中的女神靈魂同化,化身獅子王,徹底失去人心。

冷酷的神明只懂給文明以歲月,不懂給歲月以文明,面對即將終結的歷史,她選擇將值得拯救的人類靈魂刻進白堊之城中保留下來。

拿著聖劍的貝狄威爾也因為聖劍而無法死去,當梅林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風化成了石頭,還抱著那柄聖劍,流著不知為何人而流的眼淚。

梅林給予了他改錯的機會:把聖劍煉成了銀之臂的形狀,讓他可以使用。

但是,以凡人之軀驅動聖劍的代價,是他所剩無幾的肉體和靈魂。

貝狄威爾開始朝王的玉座前進,每走一步,他的身體就崩潰一點。

與此同時,獅子王的攻擊還在繼續。 即使有主角助攻,他還是不得不繼續驅動那條手臂,將自己最後的一點生命都喂給它。

隨著貝狄威爾生命的消散,那條手臂也逐漸現聖劍的原型。

他終於還是走到了亞瑟王面前,將聖劍物歸原主,與聖劍一起歸還的,還有亞瑟王的記憶。

“感到光榮吧,貝狄威爾,你確實完成了王賦予你的使命。”

阿爾托莉雅親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徹底消散了。

和其他圓桌騎士相比,貝狄威爾沒有那麼多豐功偉績——在FGO中,他原本的功績甚至都不足以讓他進入英靈殿。

他不像蘭斯洛特和崔斯坦一樣一騎當千,也不像高文一樣擁有太陽的加護,不像加拉哈德一樣尋得聖杯。

可是,在《神聖圓桌領域》中,他卻走完了一條最為遙遠的征途。

500年的時間,足以將志存高遠的瑪奇裡磨成一味追求永生的老蟲子,圓桌騎士對亞瑟王的忠誠,也不過短短幾十年。

可貝狄威爾對亞瑟王的這份忠誠與悔意,卻延續了足足1500年,還能驅動著他一路打進卡美洛,完成使命。

蘑菇真的很擅長塑造這種平凡與非凡並存的人物,從黑桐干也到靜希草十郎,從衛宮士郎到貝狄威爾。

和身邊的天才、異類相比,他們的起點很低,可是,最終他們卻能憑著一股韌勁,走得比他們遠。

要想走完一條漫長的征途,最重要的也許不是天分和智慧,而是對初心永不動搖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