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漫畫的負能量爆棚,但頗有意思

這部漫畫的負能量爆棚,但頗有意思

中國自古便有豐富的神話體系,民間口口相傳的白蛇傳,西遊記中的各色妖魔,上古傳說的女媧補天,大多人都耳熟能詳,加上逢年過節也有拜神拜祖先的習俗,及各類影視動漫作品薰陶。

“神”這一抽象的形象早已潛移默化融入生活,這回就和大夥聊一部與神有關的漫畫吧——

《神啊我已察覺到了》

《神啊我已察覺到了》的真主角是四位神明,原型為”神僕”搖滾樂隊組合。

他們是來訪神,察覺到祭典的氣息便會從遠方前來。

而伴隨時代的更迭,神發現人們也會在不那麼特別的日子展開妙趣橫生的祭典,比如畢業典禮、運動會、情人節、萬聖節、同人會展、活動卡池抽獎等。

神會尋找盡情享受祭典並心懷目標的人,給予他們限時的超能力,但如何使用就看收到這份禮物的個人了。

文化祭前夕,一位黑髮戴眼鏡的女生尾上智美收到了神的禮物。

神在初次見面的她眼中完全是一個cos的可疑人員,但礙於神的讀心術,尾上智美勉強相信了這個設定。

神用印表機將禮物的使用說明詳細印在了紙上。

簡單來說,禮物可以固定感情,方法為右手觸摸額頭,僅能對他人使用,僅一次,作用效果沒有期限。

說到感情,尾上智美一直有位心儀物件佐佐木晴人,但樣貌平凡的她清楚自己並無可能。

雖然神頻頻攛掇她去告白後固定感情,但尾上智美不為所動,比她可愛更多的女孩都失敗了。

尾上智美談起暗戀始末,僅僅是高一組織郊遊被分到同一組,她就在回家路上愛意萌發了,心動後,就再也無法恢復如常。

神吐槽道,簡直就像他對你使用了禮物一樣。

思考後,尾上智美怎麼也沒有百分百把握固定佐佐木好感的方法。

直到神對她說:你是否誤解了喜歡這種感情,以為只是純粹而美好的? 拿你自己來說,對他懷抱的難道不是更加苦澀、錯綜複雜的感情嗎?

尾上智美想了想,開始了計劃。

佐佐木和妹妹袖希的關係好得人盡皆知,尾上智美故意將油漆塗到妹妹臉上,並給了位址讓其哥哥過來。

果不其然,佐佐木怒氣沖沖的過來了,怒火中燒的他滿心滿眼都是尾上智美,她固定了此刻的憤怒。

往後的每一天,她都能瞥見佐佐木陰冷的眼神,那種內心完全被一人佔據,憤怒熊熊燃燒又被道德感和理智抑制,痛苦又煎熬的感情與尾上智美暗戀的心情如出一轍。

這就是”心意相通”吧,尾上智美笑了,她由衷的感謝神。

然而另一邊,妹妹袖希發現了哥哥的異樣,他心中只剩對尾上智美的憤怒,其他則漠不關心。

飽受單一情緒折磨的佐佐木再沒有平日裡的笑容,只剩疲憊和怨憤。

一年轉瞬即逝,夏日祭即將到來,但兄妹二人都鬱鬱寡歡。

異常止於神的出現,他對袖希說:好久不見。

袖希的思緒飄回了很久之前,大概五六歲的時候。

那時母親再婚,新父親的兒子佐佐木晴人成為了她的哥哥。

起初的袖希並不認可突然出現的家人,可偶然中,她得知了晴人生母因病離世,便不再抵觸這個哥哥。

一個是父親出軌離開,一個是母親亡故,相似的離別經歷讓兩人的漸漸熟絡。

夏日祭前夕,是袖希第一次見到神,神送了她禮物,固定感情。

興致勃勃與神交流的場景被媽媽看見,以為是假像朋友還去了趟醫院。 (注:除了收到禮物的人,其他人看不見神)

年幼的袖希並未受影響,當下的她對禮物和感情似懂非懂。

但夏日祭迷路作為轉折讓其有了固定感情的想法,是晴人找到了她。

與此同時,迷路帶來的不安和”不要離我而去”的想法湧上心頭。

她問哥哥,你喜歡,我嗎?

晴人說,喜歡啊,因為你是我的妹妹嘛。

煙火綻放的瞬間,袖希固定了此刻的感情。

他們陷入甜蜜的情感陷阱,從那天起,兄妹間的感情變好了,一直持續到尾上智美事件發生之前。

思緒回到現在,神又贈予了她熟悉的禮物,固定感情。

恰巧哥哥回來,袖希詢問夏日祭的安排,他只是冷漠回答:有功課要做不去了。

袖希討厭現在,渴望回到從前原本的關係,卻不得不面對,所謂原本的關係也是魔法的產物這一事實。

懷抱著一絲希望,她問:你喜不喜歡,我啊?

晴人思考片刻,似乎覺得麻煩:並不,說不上喜歡也談不上討厭。

答案脫口而出時,袖希固定了此刻的真實。

看著變得輕鬆的哥哥,她不由自主流下眼淚,抱歉,對多年前的哥哥說,也對如今的哥哥說。

他們終於從虛無的情感假像中脫離,從那天起,兄妹二人的關係變得不遠也不近。

《神啊我已察覺到了》是以篇章形式呈現,類似湊佳苗小說《告白》,篇章主角根據神贈禮物的經歷,進行一場場直抵內心的告白,比如上述講到的便分為尾上智美篇和佐佐木袖希篇。

單篇取出都稍顯單調,但兩篇相同事件卻對不同角色的深挖,既補充了角色行動理由,又讓讀者對故事的疑問都得到基本解答。

相較善惡有報的寓言童話,《神啊我已察覺到了》的結局則更為諷刺,尾上智美得償所願,佐佐木袖希悔之不及,佐佐木晴人一無所知。

圍繞工具人男主角佐佐木晴人,享用病態關注的尾上智美篇與放棄沉溺偏愛的佐佐木袖希篇形成了對照。

通過尾上智美和佐佐木袖希的選擇,本人在故事結尾也產生了性格轉變。 她們使用情緒禮物操縱他人的同時,也在被自己情緒所操縱。

開始的尾上智美是個自知告白無望,理智評判別人和自己的形象,分析被喜歡的成功率,後被慾望引誘,她選擇與佐佐木晴人共用了感情中矛盾醜陋的一面,心甘情願墮入”情感”深淵。

開篇的佐佐木袖希因與哥哥的親暱關係享受理所當然的偏愛,她捕捉了感情中美好溫情的一面。 對尾上智美,抱著看好戲的心情向哥哥告狀,最終失去了熟悉哥哥。

神和禮物的再次出現,卻讓她從多年美夢清醒,問出了與幼時相若的問題,還原了普通的兄妹關係。

但上述也只是魔法固定的「普通兄妹關係」,畢竟規則中明確寫道【一旦使用禮物,就無法恢復原狀】,魔法的覆蓋下,夏日祭之後佐佐木晴人的真實感情永遠不得而知。

《神啊我已察覺到了》中四位神明分別對應喜怒哀樂。

除了上述提及固定感情的禮物,其他三位神的禮物則各有不同。

如回溯同一天的禮物,解放內心真實感情的禮物,剝奪出色能力的禮物。

而不同篇章的人得到禮物後的反應和使用方法也不一樣,比起充滿算計和情感陷阱的固定感情。

得到回溯同一天能力的三穀成久就把重複的時間利用個爽,花錢買遍看遍了喜歡的電影小說遊戲。

除了迥異的篇章主角,每位神明的性格也有所不同,有的會對解放內心的寂寞男人說Merry x’mas(聖誕快樂);有的則樂於觀察人類引導內心的感情;有的哭哭啼啼,悲觀看待世間萬物;有的忠於享樂百無禁忌,對他人毫不關心。

因神與禮物而衍生的故事相當有趣,感興趣的讀者可以前往漫畫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