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六年後,她帶萌寶強勢歸來。現在的她,扇的動渣男,踹的動小三,堪稱人生贏家。

3六年後,她帶萌寶強勢歸來。現在的她,扇的動渣男,踹的動小三,堪稱人生贏家。

  聽到他自信滿滿的話,祁令衍也不再多言,只是淡淡掃了硯白一眼,便轉身離開。

多年的默契,硯白自然明白自家祁爺的意思,見蘇沐北推著行李箱朝機場外走去,便悄無聲息地跟上。

只是,一心想著要保護祖國未來花朵的硯白,卻沒有發現,在他前面不遠的蘇沐北,在察覺到他的行為後,藍眸之中一道鋒芒一閃而過,繼而輕哼一聲,薄唇勾起一抹微嘲輕弧。

“ 還真是…… 爛好心啊! ”

“ 北北! ” 一道清越的嗓音入耳。

看著不遠處倚在帕薩塔車門上,一身卡其色風衣,挑染成栗色的及腰捲髮,妝容精緻的女子,蘇沐北嘴角的嘲意迅速褪去,換上了酷酷的表情,但無人窺見的墨鏡之下,一雙藍眸盛滿了冬雪化開的溫脈。

“ 媽咪! ” tadarise tadarise-5  tadarise5mg tadarise20mg Supertadarise

蘇沐北快走幾步,才想說些什麼,就見帕薩塔的後座車窗降了下來,一張幾乎與他一模一樣的小臉出現,同時朝他揚起燦爛的笑容: “ 哥哥! ”

“ 哥哥,你沒有掉馬甲吧? ” 身穿熊貓套裝,萌態可掬的蘇沐白朝著蘇沐北揮了揮手,笑容促狹地問道。

“ 哥哥,白白的粉絲是不是很熱情?有沒有漂亮阿姨偷親你? ” 粉嘟嘟的小女孩眨巴著和蘇沐北一樣的藍眸,天真無邪地笑問著,如同精靈一般漂亮純美的容顏,簡直能夠萌化人心。

但剛剛才被妹妹給坑了一把的蘇沐北,自然不會被他們無邪的笑容給欺騙了。

這個傢伙端得就是那芝麻湯圓,外表潔白無瑕,內心烏漆墨黑。

“ 蘇沐白,你確定要繼續這個話題? ”

“ 沒…… 那啥,哥哥,我幫你放行李箱。 ” 蘇沐白縮了縮脖子,忙狗腿地下車接過蘇沐北手中的行李箱,朝著後備箱而去。

“ 明明害怕北北生氣,卻總是不長記性! ”

看著兩個孩子之間的互動,蘇小奈好笑地搖了搖頭,幫助費力搬動行李箱的蘇沐白將行李箱放進後備箱裡,繼而似有所感地掃了一眼人群之中,看似慵懶如貓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暗芒。

“ 媽咪,是一個好心的叔叔怕我迷路了,所以尾隨著我出來的。 ” 蘇沐北自然將她的神色看入眼中,小聲說道。

“ 那就好。 ” 蘇小奈輕輕撫了撫嫵媚的長發,一雙貓眼開闔之間,無限風情展露,不經意間便惑了四周經過男子的眼。

一道墨色身影緩步走出VIP 出口,微微頓步,亦是下意識地將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 祁爺? ” 硯白看著身旁氣勢迫人的祁令衍,目光下意識地再次掃過蘇小奈,莫非,傳言之中不近女色的祁爺,喜歡的居然是這一種類型?

“ 無事。 ” 祁令衍淡淡收回目光,轉身上了前來迎接自己的黑色邁巴赫。

“ 是。 ” 見此,硯白暗暗鬆了一口氣,若是他沒有聽錯的話,面前這個女人已經有了自己的一對雙胞胎子女。

所以,祁爺應該不至於…… 吧!

“ 邁巴赫S 級,不錯,不錯。看剛才上車的那個叔叔不管長相還是身材,也都是一等一的,媽咪,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

趴在車窗上的蘇沐白看著遠去的邁巴赫,轉頭抱住了蘇小奈的胳膊,對著她擠眉弄眼。

“ 媽咪已經有我們了,為什麼還要談戀愛結婚?是手機不好玩,還是電視不好看? ” 蘇沐北伸手在他的腦袋上一拍,沒好氣地說道。

“ 也是!現在的男人太不可靠了,表面上看起來人模人樣的,說不定背地裡卻是一個抽煙酗酒打女人的渣男,萬一媽咪嫁給了這樣的渣男,把我們兩個都賣去貧困山區裡,給那些娶不到老婆的人當孩子傳宗接代,那就完了。 ”

“ 打住,打住! ” 超級犀利士  超級犀利士藥局  超級犀利士香港  超級犀利士副作用  超級犀利士真偽

超級犀利士哪裡買 ptt  雙效超級犀利士

見兩個小傢伙越說越離譜,蘇小奈忙揮手示意, “ 你們媽咪我絕對沒有嫁人的想法,所以,你們不用想一些有的沒的。要不然我們就只能過上現在這種逃命般的生活了。 ”

“ 什麼逃? ”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越的嗓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