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愛情:安杰在鄙夷白紅梅的時候,可記得她曾經也是“白紅梅”

父母愛情:安杰在鄙夷白紅梅的時候,可記得她曾經也是“白紅梅”

導語:《父母愛情》里安杰作為準婆婆初見準兒媳白紅梅的那一段,有些人認為白紅梅的確配不上江衛國,太過小家子氣,安杰鄙夷嫌棄白紅梅沒有錯,可是若是因為白紅梅扭扭捏捏小家子氣,安杰就對人家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確也有些過分了,因為她自己曾經不也是“白紅梅”嗎?

白紅梅是江衛國第一個帶回家的女朋友,能到這一步,說明兩個人之前的感情發展得還是不錯的。只不過白紅梅人還未到,安杰的偏見已經來了,一會嫌棄人家家世背景平凡普通,一會兒又嫌棄人家唱戲的職業不好,總之白紅梅還沒來,安杰這有色眼鏡就已經牢穩地戴上了。

后來白紅梅到了江家以后,安杰又嫌棄人家的名字不好,還說白紅梅不耐看,看到白紅梅用燃燒完的火柴梗描眉,安杰會吐糟人家小家子氣,還嫌棄人家吃飯沒有聲音,沒有一點兒福相……總之安杰對白紅梅是橫看不順眼豎看不喜歡。最后終于鬧得不歡而散,不久之后江衛國跟白紅梅也以分手告終。

小編覺得白紅梅雖然身上的確存在一些毛病,但是卻沒有安杰眼里那么不堪,那么一無是處,否則江衛國也不會喜歡這個女孩子了。可其實仔細想一下,安杰如今討厭的白紅梅,不就是當年的她自己么?在叢校長的妻子楊書記的眼里,當年的安杰不就是另一個“白紅梅”嗎?

當年的安杰在楊書記眼里,那就是資本家小姐,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里,安杰這樣的身份也是被人看不起的,那次聯誼舞會要不是為了湊人數,提升整個醫院隊伍的顏值,安杰是根本沒有機會參加的。叢校長看到江德福跟安杰跳舞,楊書記卻不屑地說,在場里的姑娘誰都可以,唯獨安杰不行,把安杰的出身好一頓貶低,當年的安杰不也是被歧視的存在嗎?

奈何江德福對安杰上了心,非要央求叢校長夫婦給牽線搭橋。即便如此,楊書記也沒有高看安杰一眼,楊書記把安杰叫到自己的辦公室,讓安杰在外等候了半天,給了好一通下馬威。在楊書記面前,安杰就像是一個謹小慎微的受氣小媳婦。

就連楊書記正常的問話,她也只敢搖頭或者點頭,楊書記讓她說話回答的時候,也只是簡單的語氣詞回應。那么試想一下,這樣的安杰落在楊書記的眼里,是不是也是一種扭扭捏捏,一點兒都不大方的樣子呢?其實當年安杰在楊書記面前的表現,比白紅梅到安杰跟前的表現強多少呢?

楊書記看出安杰對她安排的相親是應付的態度,連衣服都沒有換,直接對著丈夫吐槽“資產階級真是討厭……”說實話,當年也就是江德福把安杰當成寶貝,非安杰不娶。在楊書記眼里,其實一直都不看好安杰,對安杰的成見非常大,當年安杰在楊書記面前,何嘗不是另一個“白紅梅”呢?

只不過人似乎都是這樣,仿佛自己受過的苦,非要別人再嘗一遍,才算能找到心理平衡。安杰把當年楊書記加注在她身上的偏見,統統又加注到了白紅梅身上,都是女人,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呢?就算是沒有婆媳緣分,大家好聚好散不好么?再說人家白紅梅又不跟安杰過日子,不是嗎?安杰就是被江德福保護得太好,寵愛得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在嫁給江德福后,慢慢也養成了趾高氣揚的處世態度,不僅僅對白紅梅,甚至對自己的姐姐安欣也是如此。小編還是覺得安杰對白紅梅的態度有些過了,你們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