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一女房東與租客家中幽會,丈夫突然回家當場捉住,結局咋樣?

陜西一女房東與租客家中幽會,丈夫突然回家當場捉住,結局咋樣?

“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許諾十分美好,但并非每對夫妻都能身體力行做到,圍城之外,誘惑極多,但凡在某個時刻沒能守住底線越了界,之后發生的事便往往無法預料了。

婚姻生活中一方沒能經得住誘惑外遇的話,另一方自然會十分憤怒,但憤怒的同時也應當保持一定理性,全憑情緒做事最后很可能害了自己。

(涉及隱私,當事人均為化名,部分圖片源自網絡,僅配合敘案)

家住陜西西安的史某和妻子小瑜原本是一對恩愛夫妻,兩人結婚多年,有兒有女有房子,生活平靜。史某年近半百,平時靠做點小生意賺錢,經常去外地進貨,他沒想到,自己不在家時小瑜竟與租客許某有了秘密關系。

2020年6月20日,史某照常準備去進貨,但這天車子開到外面出了問題,史某便決定明天去。晚上9點多史某回到了家中,他沒告訴妻子自己今天并未去外地,買了點小禮物打算回家送給妻子,制造一點中年人的浪漫,可誰知回到家他拿出鑰匙開門卻怎么也打不開。

門被人從里面反鎖了。史某很疑惑,妻子這時候應當在家,好端端把門反鎖做什么?他心中瞬間轉過了千百個念頭,最后指向一個自己最不愿意面對的答案。

這個猜測讓他心頭似乎有一股火燒起來,他站在外面大聲叫小瑜的名字,叫了快半個小時小瑜才把門打開,她的臉色十分不自然,帶著慌亂,史某一看更懷疑自己猜測是真,他馬上進屋四處找,每個柜子都打開看了遍,孩子們的房間也都檢查了,卻沒發現屋子里藏了別人。

可一瞥旁邊站著的小瑜臉上掩飾不住的緊張感,史某仍然覺得自己沒有猜錯,妻子很可能趁自己要去進貨時在家中和人幽會。還沒等史某把事情想清楚,小瑜已經恢復了正常臉色過來問他找什么,難道還懷疑屋子里藏了別的男人不成?

小瑜說,自己之前是因為在兒子房間找他的英語書太專注,這才沒聽到外面史某叫門,可這番解釋卻不能消解史某的疑心,他明白妻子今天是不會承認了,于是心念一轉,說沒什么事就好,我下去買包煙,你不要再反鎖門了。

走到樓下的史某下意識抬頭看向自己家,沒想到這一看卻發現露臺上有個人影鬼鬼祟祟地站起來,那個身影他非常熟悉,就是租自己房子住的許某!恰好這時許某也往樓下看,兩人的視線一對上,許某的神情瞬間大變,史某還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憤怒之下立刻便上樓要去找許某算賬。

等史某沖到自家門口時,衣服還沒有好好拉整齊的許某也正到了門口要往外跑,卻被史某一把揪住。想到這男人租著自己的房子還背地里做如此無恥之事,史某的怒火無處發泄,正打算狠狠揍許某一頓,卻被小瑜抱住了,許某趁機溜走。

史某沒能追上,許某也沒回租房,顯然是知道理虧找地方躲起來了,憤怒的史某開始不停打電話給許某,叫他過來把事情解決,自己非得讓他好看。但許某也不傻,他知道這時候跟史某見面自己恐怕落不著好,于是在電話中說可以讓自己的朋友鄭某去幫忙解釋。

這話沒能安撫住史某,史某見許某不愿意和自己見面,又將怒火發泄到妻子小瑜的身上,當即給小瑜的娘家人打了電話告訴他們這事,問要怎么解決。

小瑜的哥哥一聽表示這事確實是小瑜做得不對,但她和史某畢竟這么多年夫妻了,能坐下來商量的事還是不要沖動,他們愿意過來為史某討個公道,把許某約出來讓他寫保證書和給心理補償。

6月21日晚,史某還在家中生悶氣,便聽到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自己大舅子過來了,手中拿著一份保證書和一張欠條,都是許某寫的,他保證自己再也不和女房東往來并愿意給史某一筆錢作賠禮道歉。

可這些并不能讓史某的郁悶有所疏解,因為白天時他要妻子小瑜給自己寫份保證書保證以后再也不與別的男人來往,小瑜不寫,當時小瑜娘家人也幫她說話,不幫史某,史某總覺得心里不好過,以后他都不能放心去外地進貨了,只要想到自己一離開小瑜就可能投向他人的懷抱,他心里針扎似的難受。

小瑜的哥哥勸了史某幾句便離開了,讓他沒想到的是,就這一晚事情便發展到無法挽回的程度。郁悶的史某開始一口接一口喝酒,喝到后面人醉醺醺的,他把妻子搖醒來要她給自己寫保證書,小瑜卻一聲不吭,史某的憤怒瞬間爆發了,他掐住小瑜的脖子,小瑜掙扎無果窒息而亡。

發現妻子沒了呼吸的史某意識到自己犯了罪,撥打報警電話說自己殺了人,把時間地點告訴警方后,隨即掛掉電話開著車沖出去想翻進河里面自殺,沒想到車子開到河邊往下墜時卡在樹上,路人發現不對將他救上來,警方將史某帶走依法刑事拘留,史某也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提起公訴。

雖然史某的辯護人提出他作案時心態為過失,應按過失致人死亡罪定罪,但實際上史某對扼頸這種方法可能導致小瑜死亡的結果應有清楚認知,在小瑜掙扎時還有壓制行為,具備非法剝奪小瑜生命的犯罪故意,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應按《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規定定罪量刑:

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不過史某案發后有自首情節,依《刑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此外,被害人小瑜婚內外遇,與他人長期保持不當的關系,違背公序良俗,也對引發本案有重大的過錯,綜合考慮各項情節,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史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對于自己的犯罪史某感到很后悔,他不知道自己入獄后老父和兒子、女兒要怎么面對他人議論。雖然是妻子有錯在先,但他為一時的憤怒走極端,換來了如此結局,如果當初能和妻子好好談一談或者索性選擇離婚,或許不至如此,從被傷害一方變成施害者,只因一念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