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1523468.jpg (1200×626)

疫情期間,整個城市的街道突然冷清,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我和妻子給在重症監護室的女兒送完生活用品後,在住院部樓下來來回回地徘徊著,久久不願離去。我們時刻都在牽掛和擔心著女兒,她已經在北京阜外醫院重症監護室裡搶救治療了60多天。看著醫生幫忙拍的照片,我和妻子的心都快碎了。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自從女兒進入ICU後,我和妻子經常帶著孩子最喜愛的玩具,坐在重症監護室門口的走廊裡等她,因為那是離女兒最近的地方。現如今,因疫情的原因,所有的病患家屬送物品,均只能送到住院部樓下,統一消毒後進行科室配送,只有住院部樓下才是離女兒最近的地方,彷彿在這裡才能感受到女兒的氣息。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女兒從出生前2小時,不幸被診斷患有「先心病」。6年來,我一直生活在隨時失去孩子的恐懼中。儘管很多人建議我們放棄治療,但看著可愛懂事的女兒,我們從未動搖過。

這麼多天以來,由於見不到孩子,每天晚上我都會翻看孩子以前的視頻和照片,看著孩子昔日甜甜的笑臉,我時而哭時而笑。夜裡,我常常夢到女兒出現在自己面前喊爸爸,當我去擁抱孩子時,猛地從夢中哭著醒來。

每天下午4點,醫院會打電話告知孩子的病情和近況,如果是其他時間醫院打電話,那肯定是病情出現危急,以至於我們現在在其他時間接到院方來電,都會嚇得汗毛豎立,渾身顫抖著接聽。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我叫杜念金,家住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勝利鎮後房莊村。2014年1月12日,妻子王葆榮準備臨盆,孩子出生前2小時,卻被診斷出心臟有雜音。妻子產檢時做的孕檢、彩超和各項檢查均顯示正常,我們怎麼也弄不明白,為什麼偏偏在出生時卻檢查出了心臟有雜音呢?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女兒出生後出現缺氧、皮膚青紫的狀況,直接轉到了縣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治療了3天。病情穩定後,做了超聲波和心臟彩超檢查,最終被確診為「先天性心髒病」、「肺動脈閉鎖」、「房間隔缺損」。由於孩子太小,體質薄弱,做手術風險較大,醫生建議好好餵養,等大一點再進行手術治療。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因為女兒患有先心病,我們格外細心地照顧著她,但還是因為體質差,一個月裡有一大半時間都是在治療感冒、發燒、肺炎中度過,藥更是從沒間斷過。

女兒8個月大時,有一次肺炎嚴重出現呼吸困難,渾身青紫加之患有先心病,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當時,孩子的姑姑把女兒的小壽衣都準備好了。

我得知消息後從工地飛奔回家,看著奄奄一息的女兒,開始給她拍背,並嘴對嘴地給孩子吸痰,就那樣抱了女兒三天三夜。也許是我的真誠感動了上天,孩子竟奇蹟般地慢慢好轉。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女兒一周歲時,我們帶著她來到了青島市某醫院尋求治療。在經過各項檢查後,看完診斷結果醫生連連搖頭,我和妻子癱倒在地抱頭痛哭。孩子那麼可愛,尤其是聽到她叫爸爸媽媽時,我們不甘心放棄!

為此,我們帶著孩子輾轉去了濟南某醫院、上海某醫院等,均不願接診。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看著越來越懂事可愛的女兒,我們卻從不曾死心,一直堅持在尋找能給予女兒治療的醫院。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二零一七年年底,有醫生跟我們說,可以去北京阜外醫院看看。二零一八年剛剛過完春節,我們帶著滿懷的期待,帶著孩子來到了北京阜外醫院。

經過心臟彩超、造影等各項檢查,醫生說,孩子的病很嚴重,康復機率有50%左右。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都希望嘗試。終於在二零一八年九月給孩子做了一期Sano分流術,手術進行得很順利,恢復的也不錯。治療期間,每次復查情況也都很好,全家人也都期待著第二次的根治手術。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去年5月底,孩子出現感冒,全身多處水腫,在醫院檢查後被確定為「心衰」,醫生建議吃藥調理後儘快手術。往返北京8次,孩子終於確定達到手術標準,一切準備就緒,以為第二次根治手術可以和第一次手術一樣順利。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不久,女兒就進行了體肺側枝封堵術和造影術。在女兒體徵平穩期,在全麻低溫體外循環下,進行了肺動脈閉鎖根治術+肺動脈成形+房室修補+缺室開窗等,手術做了11個多小時。

當醫生告訴我們,孩子手術一切順利時,我和妻子淚如雨下。孩子也順利地脫離了呼吸機。我們還來不及高興,醫生卻下了病危通知書。孩子再次出現呼吸困難,緊接著又出現無反應意識,孩子腦部CT顯示:缺血、缺氧、腦水腫、腦積水。

醫生說,以後孩子需要進行長期康復治療。我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明明手術已經成功,為什麼女兒還要遭受這樣的磨難?然而,女兒再一次創造了奇蹟。女兒慢慢地恢復了意識,並且會哭會笑,但四肢對外界刺激仍然毫無反應。

求大家幫忙集氣!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爸爸: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

經過醫院專家會診,建議給孩子做高壓氧治療結合康復治療,康復機率還是很大的,但後續治療費用也會很高。

女兒從出生到現在,住了多少次院,我數不清了。這些年家裡本就沒有什麼積蓄,住院治療已經花去30多萬,目前已經欠費26萬多。該借的親朋好友借了一遍又一遍,但哪怕有一絲希望,我們也絕不會放棄。已經堅持了6年,我們不能就這樣白白放棄!

有人問我,整天這樣提心吊膽地堅守著為女兒治療累嗎?累,當然累,但我從沒想過要放手,因為孩子叫我爸爸,我想再次把她扛在肩頭

責任編輯:莫寧之